★免费辟谷★———大成耕读

 找回密码
 注册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5705|回复: 0

414号:《抑郁,焦虑。脚底长毛的我愿意在家呆了》辽宁大连清风2022年9月8日分享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9-9 11: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长发妹 于 2022-9-16 10:44 编辑

横刀辽宁大连清风的访谈录


标  签:疾病(抑郁、焦虑) ;婚恋(脚长毛的我愿意在家呆了)
编  号:414号
分 享 人:辽B清风(辽宁大连)
联系电话:18041572900
文字整理:川花儿笑
文字校对:静如止水
整理组长:静如止水
文字编审:小霞子
编审组长:棒棒糖
总 编 审:大爱无疆
论坛发布:亮珍珠
该文字根据视频内容整理,有细微偏差敬请谅解!



清风:大家好,我是来自辽宁大连的清风,这是我的身份证,真名叫黄春红,1970年生的。我的电话是18041572900。

横刀:行,你开始吧。

清风:我从怎么走进这个平台来学习开始讲起。18年11月份的时候,我已经到了要崩盘了的状态,但是从外表上没有人能看出来。就是我的至亲,我的好朋友或者家里人,都没有人知道我那个时候的状态。不知道是抑郁了还是啥,反正压力很大。我就想找一个偏僻的山沟沟、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去待着。我从03年非典结束开了一个中医按摩养生馆。我们家以前一个店长发朋友圈,我看着风景不错,好奇的问她这是在哪?她说是在广西百色田东县的一个小寺院里。我说那我也去,她说你来吧。我这一去,在那块儿待了大概两个月。让我老老实实呆,我也坐不住,老在外边走。反正是进进出出的,待几天又出去,出去几天又回去。

横刀:在寺院?我挺好奇的。你去那俩月主要是干啥?一天一天干点儿啥?

清风:对,是寺院。我这个人本身是个好旅游的、好玩的人,但是需要找一个地方静一静。那个地方能收容我,还能静下来坐一坐。但是我还真坐不下来,还得要出去走。在那个寺院,你要是在那儿长住就帮人打扫打扫卫生,或者帮人家下厨做做饭。他们那还在建设,也可以上工地上去当小工。我是远道来的,那个住持拿我当作是远道来的客人,对我很客气。她后来看我坐不住,就干脆把车钥匙给我,说:“你看愿意上哪儿玩儿就上哪儿玩儿去吧。”除了念念经,我就会跑到人家山上去。周围都是山,漫山遍野就我一个人,就那样的晃晃。前几天我跟那个住持微信聊天,我还说现在我可以静下来了,可以打坐40分钟了。她还笑我说:猴子还能坐下来?

横刀:只要疫情再搞上几年,每个人都能坐的下来。

清风:就像刚才山鹰说的,那个人性格多好呀,现在他都快抑郁了。我有个朋友也在乌鲁木齐,他是被隔离了,他说都疯掉了。这跟我们不一样,我们在这学习又是另外一种状态。就像我老公昨天晚上回来还说,幸亏你在学习辟谷,要不就这几年,你肯定疯了。认识我的人经常也说,你脚底没长毛了?我还楞一下,怎么我脚底就长毛了?他们都知道我隔一段时间肯定就要出去旅游,就老往外走。说真的要是没有在这学习的话,这几年真的不知道会给我憋成啥样了。

话再说回来。我在寺院里待着,认识了一个东北人。我们俩聊天儿的时候,讲到减肥这个事儿。她说为减肥事业奋斗了起码有20年了,减了再胖,胖了再减,就是一直在奋斗着,为减肥事业也没少捐献钱。她跟我说你去学辟谷吧。我知道辟谷是不吃饭,我说不饿吗?她说有方法。就这样她把我拉进了广西的辟谷群。后来就快过年了,我就回来了。你再怎么不愿意在家待着,也得回来过年啊。刚过完年我姐姐又叫我带她出去玩,说是自己状态不好,天天睡不着觉。我就又带我姐去了广西,从南到北溜达了半个月,后来又去泰国呆了半个月。

我住在大连的郊区。四季平安到我们这开谷友见面会。我第一次去参加谷友见面,我没听明白,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这个人就是胆子大,当时散场的时候我就问一起的人,我说他们说有训练营你们去不去?他们说什么都不懂,不知道干啥,怎么去啊?也没有人搭伴儿。我自己就到大连市四季平安那里参加了训练营。大概听了十多天的课,功课做得也不好。我是进训练营头一天晚上接到的辟谷信息。训练营那个时候四天三夜,我以为上训练营是去辟谷减肥的。你说过:“有些人明明是来减肉肉的,然后就被雷给劈了”。我就一个减肉肉的人,跑这儿来就变成“坏女人”了。我那个时候虽然没怎么听懂,但第一次在训练营,我就辟谷了。

那几天上课,我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用了一堆纸抽。我想我这咋的了?平时感冒我也没这么多鼻涕眼泪的。早上睡觉起来眼睛都被眼屎给糊住了,睁不开了,就摸着走到那个洗脸池去。我们课程结束的那一天,我才张嘴问了一下导师,我这个眼睛怎么回事?你看我这眼睛红的,眼屎这几天也多。他就说看看你有没有看不惯的人,看不惯的事儿?他这个话一说,我当时眼泪就要下来了。过后很长时间一想到这个事,我还是要流泪那种感觉。好像是说我是“坏女人”,心里有太多太多的委屈。以前看不惯的人和事太多了。为什么我压力那么大?咱现在学了就明白,夫妻关系肯定不好,做生意压力也大。我以前对我自己的评价就是:大大咧咧的,没心没肺的,四肢发达,大脑简单,什么事儿也不往心里去,就是这个类型。现在来看这都是外表,都是假象,是用来掩盖自己的,怕别人看到我内心的脆弱。天天装,这架住自己那要稳坐钓鱼台。店里生意为什么压力那么大?我的店在我们这块儿还是挺出名的。因为技术好,我们这块儿的一些部队的司令员,他们送礼都买我家的卡。司令员都是我家的常客。我进来学习的时候我颈椎有问题,后背疼,坐车都不敢靠后。

横刀:中医按摩的?

清风:中医按摩馆。

横刀:主要是给人按摩颈椎啥的?

清风:对。刮痧、拔罐、捏脚啥都做。自己身体整了这么多的毛病,还给人诊病,就觉得有压力。我的腰椎那个时候也不好,特别是这个髋关节,有的时候站一下就觉得僵硬,就得活动活动。再就是膝关节也不好。我那个时候吃了好几年进口的氨糖软骨素,三天不吃就不敢走路了。还有这个手腕擀饺子皮儿就疼,洗个衣服也疼。我自己还想我没干啥活,怎么到处都是问题?现在经过读书会的学习,知道了后背疼、颈椎疼的原因。其实就是心态不好。自己这个手腕问题就是没有“手腕”去管理别人。我这人大大咧咧的,以前还说自己这叫缺心眼子。说话特别直一点心眼儿都没有。我在管理的时候,觉得把心都掏给一些员工了,但总是不落好。还要天天哄着他们。就是这个压力。

我那时候跟我老公的关系也不好。我19年4月份进来学习,11月份咱们平台临时整顿的前一天我上来分享的。我记得我说跟老公是严重的三观不合,说一句话就得掐起来。不管是工作方面、家庭方面、孩子方面的,只要一开口,我们俩肯定就拧劲儿。现在看看,啥三观不合呀?不就是我认为我都是对的吗?我说的都是对的,我做的都是对的,你就应该听我的,你不听我的你就不对。他有个想法,那我俩就掐呗。掐到后来我们俩就不掐了,就是谁也可以说,但不顺意就不说话了。昨天有人问我,你们俩还动手打过?结婚后那十年经常动手打。在店里都打,当服务员的面从楼上打到楼下。

横刀:他打不过你吧?

清风:不管怎么讲,人家是男的,我打不过他。我老公是江苏扬州人,退伍后留在大连。我实在打不过他,我自己窝火,忍不住了我就告状。一打就惊动家里。那时候我妈我姐他们把我哥们都叫来了,想要把他给镇住。那还了得了,还敢动手打媳妇儿。我妈说把手给他捆起来,我姐们都让我上去揍他。在那种气头的时候你上去打没问题,不在气头上边儿的时候真叫上去打他,还真拿不出手来。气的我妈骂我这没出息的,说:“我们在旁边儿,让你上去揍他一顿你也不敢”。那个时候我两个哥哥他们可能站在男人的角度上,或者是人家也懂事儿也聪明,人家没说啥。最后说两口子打架,你说我们这些舅哥还能打,对吧?还是靠自己解决。那个时候就打成那个样子。在学辟谷前面的大概有十来年,我们俩都不说话了。到什么程度?我们吃饭也不说话,就是过夫妻生活都不说话。

横刀:等等,夫妻生活还过,但是不说话,是吧?

清风:不说话。

横刀:颠覆了我的三观,你确实是有一定的功力。

清风:怎么能过成这样?我自己满肚子的委屈。还觉得我就是一个被利用的工具,或者是什么,自己心里就有那种怨气。在这儿学长了,就能知道是我自己心理扭曲、心理障碍。那个时候自己什么事儿都想说了算,完了人家也不听你的,后来就闹到那个程度。所以前些年我老出去旅游。大家也都知道我国内走国外走,我上哪个国家去他都不知道。我就一个人背着包,一走走好几个国家。英语还不咋样,但是胆大,什么非洲、中东,就那么跑,一出去两三个月。在家里待上两、三个月我就要爆炸了,不出去不行。

横刀:你出去确定只有一个人吗?

清风:基本上都一个人,出去以后遇到了中国人再搭伴儿。一个城市玩完了,再加入一个组织。也许一个人,有的时候也能碰到人,就是那种状态。那么多人都在羡慕我能到处走,但是没有人知道我的实际情况,我是那种要崩盘的那种状态。就一直在外边儿那么晃荡。我是19年4月份学习的,等到11月份分享的时候,跟我老公俩关系就好些了。最起码我们俩能说话,能说说笑笑,也能开个玩笑了。能开玩笑归能开玩笑,但是感觉夫妻俩说话的时候,自己心里还是不自在。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这种感觉?就是学了那么长时间,这个问题还是没太解决明白。我是2021年幸福婚姻的第一期学员,202101这是我的标注。学了一年多,现在就看的很清楚,问题都出在自己身上。我是一个相当强势的人,控制欲强。这么多年我老公一直在忍着没和我离婚也挺万幸的。

横刀:这个我倒也挺好奇,那为啥不离婚呢?因为孩子吗?

清风:不是。我是96年结的婚,我那时候也不肯要孩子,结婚五年才要的孩子。一个是我不喜欢小孩儿;第二个老公是当兵的。我就怕他将来转业的时候,一旦要回老家,变卦了,那中间有个孩子多麻烦呀。婆家人再怎么说,我就是不要孩子。一直到他尘埃落定转业的时候才要的孩子。我2000年虚岁都23了才生的小孩。就是打到那个程度了,都没离婚,就是因为我老公他不肯离。

横刀:你要离,人家不离是吧?

清风:他不离。他说:“你要是跟我俩离婚,我拿刀把你全家都给杀了”。我觉得他不是因为爱我,不是因为感情深,而是他面子过不下去。他当初为了跟我结婚,死活就把家里那个亲退掉了,闹得沸沸扬扬的,经过了很多的波折。

横刀:能理解。

清风:和我离婚他没办法向他的父老乡亲交代。我是这么理解的这个事。所以后来就是婚也离不成,那这个日子就这么过着。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就是百般看不上。结婚以前虽然说不是特别爱的那种。但是我觉得他性格、脾性各个方面跟我就特别匹配。我性子急,他性子柔;我不愿意干家务活儿,他能做家务,能做饭,能洗衣服。我是跟领导距离很远的那种人,他是跟领导勾肩搭背的那种人。我就觉得我们俩哪一方面都能相合,日子咋过成这么个样子呢?在我们这儿学习后,后来我自己也是在反思,是我自己的问题。跟我老公之前也谈过对象,一走到比较亲密关系这块儿就不行了。原来就是好朋友,推心置腹,蓝颜知己特别谈得来的那种,后来一到谈恋爱那块儿就完了,我就觉得讨厌、恶心。以前我还美其名曰我这人投错胎了,我上世就是个男的投胎来的。所以这世跟男的处哥们儿、兄弟都挺好。一走到亲密关系里就不行。还美其名曰我这个人就是骨头里的传统。现在通过学习知道那就是我自己心里有障碍。

横刀:那现在的这个关系状态是什么样的?

清风:现在就是很自在了,跟我老公怎么样都行,最起码我自己心里感觉很舒服了。以前我看不惯他玩麻将。他玩麻将气的我恨不得去把他麻将桌给掀了。家里有生意,你不看着生意还跑去打麻将?我老公他们家有家族性糖尿病。我说你有糖尿病,还天天打麻将?我大伯哥就是后来中风了,半边身体偏瘫。以前我都是说他:“你要是以后像大哥那样,你不要想我能像大嫂那样的伺候你。你找个养老院去待着去。我现在努力的赚钱,我以后要出去过我自己的旅居生活。”以前我都是这么跟他讲。现在,特别这个把月他说你一起打打麻将解解闷儿,我现在一个星期也去打个一次两次。昨天晚上他去打,我也去看看。昨天晚上他回来跟我说,幸好你这两年学了这个辟谷文化。

横刀:那你老公对咱们这个文化是怎么看待的呢?

清风:人家认可,人家觉得挺好呀,他觉得我变了,太舒坦了。

横刀:他还是比较认可?

清风:第一年学习的时候我也让他学,以前我说话好使,人家听我的,我说什么东西不管是高压还是命令的,他也特别听。他也听别人说有通过辟谷糖尿病好了的,他也来劲,他也辟过一次谷。他吃了多少年的糖尿病药,后来都打胰岛素了,那次辟谷他就给停了。停了检查这个指标高,现在已经停下来差不多快三年了,指标也高。以前还总想着让他学习,现在人家白天上班儿,晚上有时间打打麻将。反正人总归得有一个事儿做,有一个乐趣。

横刀:今天又打麻将去了吗?

清风:打麻将去了。我还告诉他我今天晚上分享,人家约好了的,那就打打呗。现在就是这个样子,我也允许他干什么。最主要我也玩上了。我没把人家拉出来,人家把我给拉下水了。你看他天天晚上打完了回来,跟我讲今天又赢了多少多少,那个兴奋劲儿。我们有共同语言了。听他讲,他都是赢的多,输的少。

横刀:输了就不说了,男人都这样,哈哈。

清风:对呀。他天天晚上回来很兴奋的。只要心里舒服就行呗。就是这个状态。

横刀:好。我也能听出来,你身体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就是外边的人看你好像也没啥问题。但是你自己的这种不安、别扭、冷战、痛苦,一直把你折腾的够呛,但也没折腾出大病来,也没折腾离婚。外表看上去没啥大变化,你自己这种痛苦我还是能理解。其实对你这类型的人是一抓一大把。看上去表面挺光鲜,各方面好像条件也不错,但是内心的那种无法交流、无法沟通,没有同频的人或者让你很不自在,对吧?那个不自在就是不舒服。

清风:对。

横刀:现在已经有了质的变化,自己可能现在就算有一些问题,应该也不会再陷入之前的那种困境。应该是这个概念,是吧?

清风:对,现在基本上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大的能让我生气的事儿,就算有情绪也很容易就过去了。要是有点什么情绪,我会去看看我到底怎么了?我又哪地方、哪个关卡没过去呀?还是这样的。

横刀:不容易。

清风:通过学习,我能看到我自己的人生就是这么几个关卡。一个是这个性上的,一个是钱上的,还有一个减肉肉这方面的。那么现在前面那两个基本上还行,差不多都过去了,就是这个减肉肉上还有一点遗留。

横刀:你胖吗?看着挺协调的。

清风:也还行,不算怎么胖。我老公这几天愣愣一说:“你看你那个肚子”。我爱吃月饼,就明显感觉一天天中间儿就粗起来了。我自己也在想,是因为我自己也嫌弃自己,不愿意让我自己胖,所以说引发他也总是关注这个。道理我都知道,还是没太过去,眼睛自然不自然的就去看着游泳圈,一圈一圈的,就是这样的。

横刀:对,你这个可能从根上讲,还是以前你装的这种强大,身体强大可能是你减不下来的一个比较关键的点。不是说辟谷多少天,你应该自己去做小女人,自己去柔软下来,然后可能这个事儿也就自然发生了。之前硬撑着,必须让别人看起来很阳光,很强大,所以减不下来,可能是这个导致的。那你学辟谷这么多年,这个对于你来说可能不能称其为困扰了吧?

清风:问题不大。虽然体重还是原来的体重。但是形体比以前还是变了很多的。

横刀:挺好的,我看着挺漂亮,挺阳光的,身材也挺棒。不要再去计较这些事儿,剩下的可能就是一些你讲的细微处。有的时候有一些情绪,或者有些时候有些看不惯,这种情况还存在,但是不会影响了你的生活,也不会改变什么。这个可能是你学习最大的收获,非常非常棒。其他方面还有分享吗?

清风:原来我开店的时候,我们家一员工总是说这两口子除了小气点外人都不错。我一听说我小气,我就特别的气愤,我怎么小气了?给你们工资都开的最高的,不管我挣多少钱,还剩多少钱,尽量都养着你们,想保证让你们每一个人挣的开开心心的。你要是说我老公小气吧,这个我认可。因为我们家里人也都认为我老公就是特别小气,拿钱可为重那种,说他小气还差不多。人家说我小气我是很生气的,一直也不能接纳这一点。

隆福恩通管我们东北这一片儿的幸福婚姻学习。今年春天的时候,他就两次当面指着我说:“你呀,你真没看到你自己的小气,你这个人可小气了,心里可会算计了。”我当着面不敢说什么,但是我心里还是不服气。觉得我这一辈子老大方的了,就是这样的。你要是说我出门儿算计,机票,什么东西算计算计行的。因为我老往外走,我当然要算计了,那我算计这个钱多钱少,那是很正常的。但是这段时间,我们通过学习,在自己内观或者静心时,或者在天行健的时候,一些问题就突然就想开了。我真的看到了我是小气的,不光在钱这方面小气,对于我老公,对一些什么事儿都小气。我本来打算8月底开车去新疆去的。在这之前我想报瑜伽班,在交年费的时候我和教练讨价还价。我说:“这期间我要出门可能中断一、二个月,能不能给我延长点时间?”瑜伽老师说:“我们这么些学员从来没有讨价还价的。”我说:“我这个人小气、会算计。”说完后我还很舒坦,挺自然的。你没上过幸福婚姻课程吧?

横刀:我真没上过,我回头去报一下这个课程。现在有的时候有人问这个,我说特别
好,问讲啥谁讲?我说反正很好。

清风:这个不止是上山学,平时在家里线下也有。但这段时间我觉得我有点用力过猛了。天天盯在那个课程,快手直播课上的少了。就整天泡在幸福婚姻课程里边儿学习。自己有的时候也觉得累,但是我又觉得我需要在这把自己给整理好,就是这种状态。有一天我突然想起村长答疑的时候,经常会问一些什么事儿:你在家里排行老几呀?家里上面几个哥哥姐姐?以前我不明白为什么问这些东西?现在通过幸福婚姻课程的学习,我就突然想到我在家里也是老小,以前要说我这人没有感恩心,我是不承认的,我可不是那种人。现在就能看到自己确确实实没有感恩心。还有一天突然就发现了:我爸是老三。我爷爷奶奶没有女儿,连生三个儿子,后边儿还就是为了盼女儿,往下生。我公公也老三,我老公也是老三,每个人都是老三。难怪他们每个人都是那种柔柔的,那种很细心的,比较体贴的性格。我就看到了他们三个人的共同点。我老公遇到我肯定也是注定的,就一个柔的,又遇到一个刚的。也被我折磨了这么多年,自己没有感恩心,看不到人家怎么让着我,体贴我,还要得寸进尺。

横刀:那好,现在能意识到了,也面对了。这个自在是要面对,不管发生什么问题,面对就会自在。他大气、小气或者你是什么样子,我就这样,自在不是说要达到别人的要求或者是要达到某一个标准。

清风:对。

横刀:时间关系,我们今天要不先分享到这里?

清风:好。要分享的东西可多了,最后再占用几分钟。想问一下你,就是关于吃这方面。我自己也知道,我就属于那种明明吃饱了我还会再去吃一点,再吃一点。现在也知道是内在的空洞总是靠吃来填补。我一直觉得“内在的空洞”这句话好空洞。因为内在的匮乏,内在的空洞,所以才会不停的吃。吃饱了还要再吃几口,我怎么觉得这句话都这么空洞呢?

横刀:明白了。这其实就是一个度的问题。可能觉得吃饱了,或者是说你自己其实从身体到你的这个反应可能都感觉饱了,但是还能再多吃一点。这个事情可能不仅仅表现在吃饭这一方面。估计在生活当中别的事,比如说穿衣服等一些可变数值的事上边,你可能都想多加一点,让它更饱、更保险,或者说更完美,或者说是多一点就好一点。

这里面有这么一个程序。你肯定不止是在吃饭方面,你可能在其它方面也这样。比如学习方面或者是其他各个方面你都有这个概念。它不仅仅是吃饭问题,其实它就是追求完美。追求完美这个词它其实是个变量词。因为每个人的完美不一样,对吧?有的人可能觉得这个已经很好了,那另一个人觉得你这个不好。所以说追求完美是对于每一个人而言的,它并不是这个世界的标准。咱就说考试吧,你看有的孩子觉得我考80分就很完美了,对吧?有的觉得我得考95才叫完美。有的觉得我得考100才叫完美。其实这个事情不是一个数值能决定的,它不是一个定量的。说你追求80以上就是追求完美了。有的人可能60分他就觉得完美。你对于很多的事情可能有种潜意识,就是做了这个事情一定要证明你比别人强的内在驱动力。你这种内在驱动力就成了习性,最后就表现在各个方面。你可能觉得这个不错了,但是你内心有一种要跟别人比较或者是说要比别人强的那个驱动。那你这个驱动就体现了在各个方面。你各个方面都要多一点,多一点,那你就证明比别人强一点,或者是说你更厉害一点,你更能一点。这是你的潜意识的一种行为,潜意识的一种观念。但是你表现的形式就表现在各个方面。这种表现慢慢就成了习性,就成了再多吃一点,或者再多跑两步,多学一会儿,多干一点,再多说一句。最后就成了一种习性。你如果不去观察,它只是某一个方面,但它确实是一个整体。之前你要证明你比别人强大、独立的观念很重,你自己也没有去平衡这个事,你现在意识到了。但是很多的习性已经形成,换句话讲,就算哪一天你觉得我已经不想给别人比,怎么着都行,我已经很自在,你说我如何我也接受,但是你吃饭这已经成了一个习性。其实这个习性是那个观念造成,那个观念即使去除了,你这种习性可能还是需要一些自我的调整和克服,这个原理就是这个样子。如果说你能明白了这个,就不用再细化是内心的空虚或者是什么原因。就是你放下这个,把“自在”这个词用在吃饭多一口的时候,“我都是一个可以不吃饭的人,为啥要多吃这一口?”你可能很快就能克服,我估计有个把月就能克服。

从另一个角度讲,那就是匮乏。其实想给别人证明是一个出发点,对吧?你匮乏你就想多嘛,你想多了去证明给别人,从匮乏角度也是能讲得通的。你想更充实或者更去印证这个原理,原理是一样的。

清风:对,成习性了。我理解就是说有点要强,各个方面都要强。

横刀:对。最后就算你去了这个观念,可能这种习性已经养成了,这就像那个条件反射一样,可能是哪个原因造成的。虽然那个因去掉了,但是你形成了现在的这种状况,还是需要自己去克服一下调整一下。

清风:好,这句话我得深深理解理解。其实这个问题已经老长时间了,一直是我觉得解决不了。

横刀:就是你把这个面放的大一点,不要去想着吃饭为什么要多吃两口?其实你是各个方面都要多那么一点,这个才是你整体的一个问题。

清风:你说的这方面,确确实实。我19年就学了导师,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这个文化真好。不但能改变自己还能帮助多少人,那我去学导师也帮帮别人。现在思维就已经不是那样了,我是把我自己整好就行了。

横刀:是这样的。你可能有很大的这种抱负吧,也就是说你想的事情就是要想的多一些。你要做的事情可能就要强。表现就是要各个方面要比别人多做点工作,多付出一点,多那么一点。就多这一点最后形成了这个方面的一个表现。在吃饭上就形成了一个习性。应该是这个样子。

清风:好,谢谢。今天让点时间给别的人。

横刀:感谢我们大连的清风给大家做的精彩分享。好,再见。

清风:再见。

主播点评:
这个事情其实很多人是不注意。因为我们打小受教育就是要更快、更高、更强,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点这种表现。有的人可能表现在了做事上;有的人表现在工作上;有的人可能表现在了一些运动上;有的人表现在了吃饭上;有的人表现在喝酒上要比别人强,要争。就是这种底层的一个观念,造成了后边的一些习性。很棒哈。清风虽然没有那么大起大落的身体变化,或者是说什么曲折的故事,但是她的这种问题很有代表性。就是并没有什么大的冲突,夫妻关系也不太好。由冷战到最后这种焦虑,造成她身心疲乏,这种痛苦造成了她内心的一种不安。无法表达的这种焦虑或者这种生活的不如意,不自在。可能大部分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概念。她通过学习、调整,最后知道问题出在自己这里,其实这个大方向对了,剩下那些点点滴滴已经不重要了。我们再一次把鲜花、掌声送给清美女。

76b95ca95abdb3f17f37142c290da07.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辟谷 | 西安大成耕读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2012-2015 www.52big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手机版|小黑屋|★免费辟谷★———大成耕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227768663<辟谷论坛>将免费辟谷进行到底。。。

陕ICP备20008113号-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