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辟谷★———大成耕读

 找回密码
 注册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1295|回复: 0

453:《祥林嫂情结是毒,解药是爱》内蒙古呼和浩特-天乐2022年11月8日分享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21-8-18 10:57
  • 签到天数: 24 天

    [LV.4]辟谷小学III

    发表于 2022-11-9 09: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长发妹 于 2022-11-25 09:42 编辑

    分 享 者:天乐
    真实姓名:连丽君
    年  龄:50岁
    职  业:酒店职员
    联系电话:15034922763
    居 住 地:内蒙古呼和浩特



    该文字根据视频整理,有细微偏差。敬请谅解!

    编者按:她因为给自己系围巾而感动嫁给老公,婚后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经常争吵,老公在外面找了小三。她像祥林嫂一样,逢人就说老公的不是,把自己弄得浑身是病“三魂不见剩下七魂”,还到庙里住了半年。回来以后和老公在同一个屋檐下,各过各的,老公气得半夜不让她进门。学习以后她认识到,她不会爱自己。她自己内心对老公的诅咒就像在给老公吃毒药,老公都能感受到。当她学会爱自己,不再抱怨老公时,老公自然也会用行动,表达对她的爱。

    天乐:村长好!

    村长:你好!

    天乐:全国的谷友大家好!我是来自呼和浩特的天乐。自我介绍一下:我的真名叫连丽君,身份证号码是1501041973********,我的电话是15034922763,现在呼市一个四星级酒店做客房服务员。爱人是开出租车的,开20年了。我家三口都是属牛的。

    村长:你跟你爱人年纪一样,在24岁生了你闺女,是吧?

    天乐:是的。

    村长:现在终南山还有一群以不见得为首的内蒙同学,有一个叫乐乐,你跟她认识吧?

    天乐:认识,去年7月我们一起去的终南山,还有我爱人和孩子。

    村长:你是汉族吧?感觉你普通话说得很好。乐乐不会说普通话,她只会说蒙语。现在因为学咱们文化才学的汉语,说得不错,但听着还是有点像外国人说汉语。他们正在准备整一个蒙语直播,托米娅她们正在筹办,估计明年可能会开播。

    天乐:我是汉族人。和老公结婚,是因他给我系围巾的一个动作,当时感动得不行不行的,就非他不嫁。结婚以后,发现过日子跟搞对象不一样,日子过着过着就过得一塌糊涂了,自己感觉心里全是委屈、抱怨、成天吵,折腾。

    村长:为什么吵呀?

    天乐:就是委屈。我找他的时候,他在一个食品厂工作,家里也没房,我当时也没考虑那么多,就觉得他挺细心、挺关心我的,就结了婚。

    村长:觉得他条件不好、后悔了,是这个意思吗?

    天乐:也不是后悔。在二十七八岁那会儿,孩子两三岁,我跟他蹬三轮赶早市,动不动为了钱争吵,后来他就跑上了出租车,他给我点钱就老计较,一块两块对不上就吵,我那会就全是抱怨、委屈、像村长说的还带点后悔。我妈在我两三岁时得肺结核住院,姥姥把我领到大同七八岁才回来。我妈送我上学送不进去,我妈往里推,老师往里拉。因为钱对不上,我老是和老公计较。

    村长:怎么对不上?登山轮的钱对不上,还是出租车的钱对不上?

    天乐:出租车,那会儿登三轮的时候,我跟他一起干,还没啥。后来他开出租车了,他也是好心,让我在家带孩子,钱他掌管,我们就因为钱成天吵。我爸还经常说我:“不知道你是傻还是精,再怎么说,他总比上班挣的多”,慢慢习惯了,就不再问他钱的事了,他每天回来就把零头给我,我就觉得自己很委屈,“作”了一身病。读了咱们这些书,知道了我就是因为自卑。

    村长:我没听见怎么“作”呀,只这个钱对不上,还有其他的故事吗?

    天乐:那会儿就是因为钱委屈,他给她妈买茶叶还跟他妈一起骗我,我给我妈买四块钱橘子就不行,其实我摊子旁边儿就是个卖茶叶的,就为这事吵得特别厉害。

    村长:你是什么摊儿,你在做生意吗?

    天乐:他那会儿在食品公司,做熟食制品,香肠之类的生意,在早市上卖。

    村长:我看一生如意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我认为不是,她绝对不是贫贱夫妻的事,不是缺钱,是缺另外的东西,钱只是一个载体。说到这儿我插几句,她还是缺爱。应该就是咱们这章刚才讲的,从小家长爱心泛滥,送去上学的时候孩子为什么会哭?她刚才描述的在学校里,妈妈朝里推,老师朝里拉,为什么会这样?她提到她是姥姥带大的,姥姥带大的孩子容易这样,有点溺爱。其实溺爱是让孩子得不到爱,那是错误的爱,她自卑、缺爱,不是缺钱。她缺乏安全感有掌控欲,这种掌控欲就是恨不得所有的人都要听她的,这个是核心问题。好,你多讲故事,分析让我来做。

    天乐:后来我病了,有类风湿、甲减、子宫腺肌症、子宫肌瘤、鼻炎,荨麻疹等好多病。

    村长:你病的时候怎么痛苦,讲点儿具体的事情。比如说鼻炎到冬天就怎么样。比如说子宫腺腺肌症,流血长时间不好,还是痛还是什么症状。

    天乐:子宫腺肌症,一来月经就疼得在床上打滚儿,医院说只能做手术。类风湿,手疼的受不了,半夜老让他给我捏。刚开始他给我捏,时间长就不耐烦了,他跑车累半夜想睡觉。还有子宫肌瘤可大了,去医院做手术取掉的。我哥说你这么多病,要不去站站桩、喝点儿中药,他认识一个朋友,练习站桩挺多年了。因为类风湿是治不好、死不了的癌症,我就去试一下站桩,子宫腺肌症、荨麻疹好了,类风湿还是不行。接触大成耕读文化的时候还是疼,我就举起手,以站桩的姿势走天行健。现在没去医院查过,我感觉我不是病人。鼻炎今年也轻多了,没有像过去得住院输液。

    村长:鼻炎犯了会住院,那就很严重。

    天乐:思想上觉得上了医保。

    村长:住院了有报销,是这个意思吧?

    天乐:是的。住院一分钱不用花,鼻炎治了,全身也体检了。我妈说我也听不进去,我认为我交了医疗保险,为啥不去住院?现在你倒给我钱,我也不去医院检查了。
    在我站桩的前一年,他爸妈岁数大了,有一次跟他二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们说谁去伺候他妈,一个月给1200。他们想让我去,我拒绝了。他们家姊妹四个,一个哥两个姐,他是老小。我想我已经一身病了,应该轮班,轮到谁谁去,轮到我一分钱都不要。这期间他家人就老在他耳边说这事,他妈也找我谈过,让我伺候。我说我已经一身病了,还是没去。他说不动我也做不了主,就有点儿委屈。我看他有点不对劲,就半夜等他睡了偷偷看他手机,非要在手机里找到点儿啥。我翻到他跟一个女的聊天,又是照片,又让他负责。我当时就受不了,连提笔的劲儿也没有。

    村长:你听到的是那个女的留的语音还是文字?你是不是看他的微信了?那女的怀孕了吗?

    天乐:是文字,她没怀孕。

    村长:你直接把他跺醒,问他。

    天乐:我不敢。

    村长:你看这很有趣,她整天翻老公手机,可是不敢跟人家对质。

    天乐:那会他已经不给我钱了。

    村长:他把钱交给那个女的了?

    天乐:没有,他自己拿着,他舍不得给人家钱。我知道他不会给,他给了人家不会说负责之类的话。

    村长:那你老公厉害呀,不花钱就在外面找一个小三。

    天乐:那女的比他大五六岁,住在我家小区外边不远。我有一个好朋友的老公也是跑出租的,他让人家两口子给这女的家姑娘介绍对象,他俩去问人家条件,这女的就对我朋友两口子说了她跟我老公的事,我知道了就气得受不了了。

    村长:朋友把他给出卖了。

    天乐:他不给我钱,我就出去给人家做饭。我每天干到9点到6点,人家给我2500块钱,我就自己生活,交社保,这样过了差不多七八个月,瘦得都脱相了。眼晴没神、魂也没了似的。

    村长:就是,这每天神叨叨的,半夜翻手机又不敢把老公叫醒跟他对质,这就是自己折磨自己。

    天乐:我给人家做完饭骑车先回家,看看我家灯亮的还是黑的,看他在家不,一看见家里黑灯就想着他一定是去那儿了。

    村长:又去狐狸精家了。

    天乐:看完他在不在家,我再去给人家买菜,一进门就哭,跟人家唠叨这些,人家劝我以后,心情就好一点,但是架不住我每天都这样,不停的向别人哭诉、唠叨,多少人劝我都没有用。晚上根本睡不着,5、6片安眠药都不管用。白天走路跟踩着棉花一样,后面汽车喇叭的声音都听不见,每天就这样来回折腾,折腾有个四五个月,人瘦得没形了。有一天,我哥的师傅请了大师,给我写了张纸条,让我手掌对着太阳,照着念“三魂七魄归来”。后来我去了庙里住了半年,16年底回来的。

    村长:大家都在等你直奔主题,扯得有点远。

    天乐:从庙里回来后,夫妻关系还是没有改善,他回来晚我也不敢说,我回来晚了他就把门儿反锁不让我进,敲门不开还骂骂咧咧的,我就报了警把110给打来了。后来把他微信删了5、6年,2021年3月,我学了大成耕读文化。

    村长:你回家你老公把门反锁了,为什么?肯定有原因的。这个男的不是神经病,在外边儿有小三儿,就把原配锁在外边儿,不可能的。肯定你俩的矛盾已经很严重了,肯定做过相互伤害的事,你有没有给他的饭里下毒药?他为什么把你锁在门外?

    天乐:没有。我11点多回家,他嫌我回家晚了。

    村长:你干啥去了?

    天乐从庙里回来以后,我就不管他了,意思是他过他的,我过我的,就当是离了。

    村长:这才是重点,他过他的就当跟他离了,你那个时候有没有在外面谈?有没有犯错误?

    天乐:没有。

    村长:首先你思想上就准备犯错误,他过他的、我过我的。

    天乐:我想着伺候完我妈,就去庙里。

    村长:准备当尼姑?

    天乐:这么大年龄又没有文化,当不了尼姑。

    村长:直奔主题,开始学辟谷了?谁跟你说的?

    天乐:我一个朋友拉我进群,我在群里待了两年才进入耕读文化。我一看这里的文化跟庙里学的符合,感觉我真的得改变自己了,尤其要学会爱自己。我当时不知道啥叫爱自己,以为就是给自己吃好、喝好、买漂亮衣服啥的。后来每天读爱自己的文字,每天做功课、看直播、走天行健。我每天从家里到单位走70分钟天行健,通过走天行健,我学会自爱了。有一次听莲如意讲,你能为伤害过你的人做一些事情,就是爱自己。有一次他回来特别晚,我犹豫给他做不做饭,当时想要爱自己,就给他把饭做出来。11点半多他回来了,我跟他说给你做饭了。这件事儿以后,我们说话的语气就缓和多了,我也不盯着他、不看他手机了,只专心学习,做爱自己的事儿。记得有一次村长说要想改变,得认真做、听课,拿个笔记本认真记笔记。

    村长:我啥时候说过这话?我最烦拿个笔记本记了。大概听明白了,虽然你现在进步挺大,但是你描述的事实,我要给你说,也要给大家说。她描述的不是事实。她描述的是不是真的?是真的。但是,不是全部的真相。她在描述的时候,有意把自己做过的事情掩盖了,她不断地描述自己的苦难、痛苦,你看她用到的是什么?“他伤害我,对伤害我的人也要什么”。你这个老公是不是伤害你?肯定是伤害了你,你有没有伤害你的老公?你怎么伤害你老公的?我怀疑你现在都没看清楚,你光认为人家伤害你,其实你一直也在伤害他。你是怎么伤害他的?

    天乐:对。我见谁就跟谁说他的不是,跟祥林嫂一样,把他贬低的啥啥都不是。

    村长:对,这才是核心,他为啥半夜11点把门给你关了?不是因为你回来晚,是你在所有人面前说他的坏话、贬低他,一个男的绝对不会因为媳妇11点或者12点回来就把门锁了,不让她进来。伤害是相互的。她在伤害对方,也在伤害自己,她光讲了对方伤害自己,这叫什么?受害者情结、祥林嫂情结。

    天乐:对,我现在想起以前就是活脱脱一个祥林嫂。

    村长:你现在也还没有完全摆脱祥林嫂的状态,你要看清楚,这就跟在他碗里下毒药一样。就跟潘金莲一样,你虽然在外面没有西门庆,虽然没有给碗里下毒、下砒霜,但是你说的话有毒、你心里有毒、你的目光有毒,你恨不得他死。你的内心深处是这样,他能感知、感觉得到的,你不敢跟他对着干,估计你老公比较强悍、坏脾气,他打过你没?

    天乐:没打过,他就是嘴上骂骂咧咧的,他每次骂那个眼睛一瞪,我就知道我弄不过他。

    村长:就在心里诅咒他。

    天乐:对。但是村长我现在没有了,现在他特别好。现在我们封闭在家都快40天了,每天我跟大家一起参加读书会,他在家里就跟过大年一样把房间的犄角旮旯全给擦了,我读书他给我把水端过来。

    村长:现在你们的关系已经很好了,是吧?

    天乐:很好了。但是,我感觉我还有问题,不是说他有问题。所以,我得上这个幸福婚姻课程,这次因为疫情也没去成。

    村长:没关系,老天自有安排,总有机会,不着急慢慢来。

    天乐:现在的改变真是太大了。去年我辟谷以后发生了一件事。我家出租车有一个替开夜班的,开出去以后就出了事。有一个人在路上坐着,他没看见就把人撞死了,当时他接到电话也吓着了,我就安慰他。我说已经出事了,我们啥都没有的时候都过来了,要赔多少钱咱就赔,我能跟你过过去的日子。我在单位上班,酒店每次忙的时候就休息不了,我说你跟我去,咱俩一起干快一点。我也没抱希望他能跟我一起去上班,但是他真的去了,换上了我的工衣,给我帮忙干了两天。单位的人都很羡慕我,我也没想到现在能变成这样。

    村长:说明你变了。以前你天天给人家碗里下毒药,人家对你肯定恨之入骨。你现在天天给人家碗里放点好吃的甜言蜜语,是吧?现在大家都不缺饭不缺吃的,但是,缺另外的东西。同样是做一碗饭,你可以把你的恨、恶毒、诅咒做到饭里,也可以把自己的这种美好的、甜蜜的东西做到饭里。你改变了,你们关系就改变了。

    天乐:对,我从爱自己入手。我以前太坏了,成天在外面把他说得一无是处。现在我学了耕读文化,要把他夸得让所有人知道,我真的没白嫁给他,我挺知足的。当时过着过着就忘了初心了,其实我并没要求有多少钱。现在每天上班前,他把水给我倒的温不温,烫不烫的,还提醒我把水喝了才走。晚上我听直播听课,他把水果、水给我端过去。我姐的孩子结婚,他主动去洗碗、帮忙、招待客人,现在我要不说别人都不知道我们过去有那么不好。

    村长:差不多了,挺好。等疫情结束,来终南山学幸福婚姻。我突然想到了,那个南阳的学员天天向上,学过幸福婚姻吗?我忘了。有谁知道?南阳的同志们肯定知道。先说天乐心态特别好,能认识到自己虽然有改变,但是还有问题,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她还有很多功课要做,找机会来终南山。你现在情况很好,把它当成一个开始,以后会更好,继续做下去,还有更美好的未来在等着你们。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们去做。比如你刚才说的你要夸他什么的,我建议你不用夸他,最重要的是在心里认为他好,嘴上夸他没有错,只要你心里认为他好,认为他真的是你想要的那个男人,你在心里欣赏他,这比夸出来、说出来更有力量,我不知道我这样说你能理解不?

    天乐:我能理解,但我好像还是不知道欣赏他。在我现在的认知里,他对我做的每一件事,我能发自内心的感谢他,能记住他的好。

    村长:很好,就是这个意思。欣赏、感谢、宽容、抱歉、鼓励其实是一类的。

    天乐:我以前可犟了,现在能跟他示弱,能承认自己的不对。比如去草原训练营,我下了班直接跟大家练习跳舞,不管家了。他说我,我就给他写信。我和他说,老公你看我就是和她们在一起,才有这么大的变化,我也挺爱这个家。还说了很多。他可高兴了,我每天去跳舞,不给他做饭,他都挺高兴。

    村长:好,今天就到这,谢谢,拜拜。

    推 荐 人:托米娅
    文字整理:山水间
    文字校对:嘻笑颜
    整理组长:嘻笑颜
    文字编审:吉H如心
    编审组长:棒棒糖
    总 编 审:小玩童
    论坛发布:春暖花开87077



    微信图片_20221120215128.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辟谷 | 西安大成耕读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2012-2015 www.52big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手机版|小黑屋|★免费辟谷★———大成耕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227768663<辟谷论坛>将免费辟谷进行到底。。。

    陕ICP备20008113号-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