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辟谷★———大成耕读

 找回密码
 注册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366|回复: 1

493:《父亲得了渐冻症,还不肯学习》河北邯郸-水无形2022年12月28日分享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21-11-6 09:50
  • 签到天数: 2 天

    [LV.1]辟谷初学

    发表于 2022-12-29 15:54: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长发妹 于 2023-1-16 09:18 编辑

    分 享 者:水无形
    姓  名:蔡连凤
    年  龄:50岁
    职  业:销售
    联系电话:15907937255
    身份证号:36232419721104****
    居住地址:江西省上饶市铅山县

    简介:她在生活中曾经特别注意外在形象,常常在物质方面满足自己,要让自己比别人漂亮,要穿的比别人好。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她,却长期被噩梦困扰,晚上睡觉不敢关灯,比重症还难受。2021年7月,当她爸爸检查出渐冻症的时候,她崩溃了。为了给爸爸看病,她又和哥哥妹妹们闹得很不愉快。

    该文字根据视频整理,有细微差别。敬请谅解!

    水无形:大家晚上好,第一次上内部平台分享,有点小紧张,但是看到刀帅之后不紧张了。
    横刀:好。
    水无形:我是江西人我的电话是15907937255这是我的身份证在河北邯郸学的辟谷刀帅,咱俩一问一答,可以不?
    横刀:我知道你为啥紧张,你没准备,是吧?
    水无形:要配合。
    横刀:行,没问题,我肯定配合你,先把你怎么来学习的,有一些什么收获,给大家介绍一下。
    水无形:我今天晚上主要分享两点:一个是我梦境的改变,还有一个,是我放下了对父亲生病的执着,觉得很轻松。
    2019年8月我接触了耕读文化。很多人辟谷是为了大病、减肥,我是为了好好吃饭。因为我身体挺健康的,也不胖。19年我在河北邯郸做销售消化不太好,我就想要是有一个方法能够胡吃海喝还不长胖,那该多好啊。就这样,机缘巧合地接触了免费的耕读文化,心里很忐忑,觉得免费的背后可能陷阱更大。
    但是我胆子大,还是去参加了三次谷友见面,8月份参加了邯郸六天的训练营。我接受能力挺快的,很快就学会了辟谷。很多人对辟谷有看法,但是我没有。我知道辟谷是道家最高的养生养心的方法,在我的认知里,认为应该到高山里听高人讲道,然后吸收天地灵气,不吃不喝。
    横刀:日月精华,天地灵气。
    水无形:对,在我的印象中应该是这样子的。
    横刀:然后那个衣服咋穿?
    水无形:对,应该是在那样的地方,我特别向往那样的地方,听他们讲道,不吃不喝。我8月份去训练营是在一个酒店里,我有点失落。第一次听课,我啥也没听懂却学会了辟谷。《推背图》我根本就听不懂,辟谷7天我瘦了5斤也很高兴,因为我体重本身就不重。
    那之后我就认为我学会了辟谷。那个时候村长每天晚上都会答问,听有人提问什么是“好女人”、“坏女人”,还求村长骂她们,我很喜欢听村长骂人。里面的内容我听不懂,听不进去,村长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好女人什么都不做”,这句话给我印象最深。有个女人听了这句话之后,回家就什么事情也不做,洗衣做饭都等她老公来做,她说村长说了“好女人”什么都不做。还经常有人问这样的问题,我就觉得好傻。我觉得什么事情不做,是叫你该做的做,不该做的不做,该管的管,不该管的不要管。还有人前面别人提了这个问题,后面马上他又问,你不能听别人的提问,解决你自己这样的问题吗?我就听不下去,偶尔听一两句,我就离开了这个平台。
    2019年年底疫情爆发,我就回江西了。在江西待的时间比较长,经常坐在麻将桌上。因为我是做功能性美体内衣的,比较在乎自己的外在形象,身材不用说。但那时我会穿着拖鞋睡衣去打麻将。我儿子就用特别嫌弃的眼神看着我:你现在是什么人?后来我发现我不应该这样,精神状态不好。后来我又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就又和邯郸的惠宝儿联系,参加了2021年7月2号的训练营。我什么功课也没有做,直接进入辟谷状态。因为我觉得两年前学会了辟谷,辟谷很简单,但4天下来人相当难受。复食之后我吃东西胃疼,不吃也胃疼。
    我参加训练营的目的,是因为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我的手臂、膝盖凉得睡不着,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惠宝儿给我解决了这个问题,我就觉得这个文化确实不错,值得我再去了解。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是2019年耕读文化平台出了事,在很短的时间又恢复了。我就想知道,这么轰轰烈烈的一个事情,为什么能够继续让这么多人跟随?这也是我很想了解的一个事情。我对好多东西特别好奇。懵懵懂懂的情况下,惠宝儿就让我去终南山。当时为了解决我那个梦我就这样进入耕读文化平台,从2021年7月份到现在已经学了一年多的时间了,这一年多里面,有人问我身体有什么变化?我细细想来其实是有一些变化的,就是我的例假多了,我也是无意中才发现的。以前一包卫生巾可能用两三个月,现在每个月一包。还有一个盗汗,以前做销售压力大,经常半夜盗汗。开始是脖子以上,然后胸部以上,后来肚子以上。吃了很多中药也不管用。后来吃中药可以顶半年,但是一年一定要吃两次。我进入耕读文化平台一年多再也没有盗汗,没有吃中药,全部好了。
    横刀:你是吃一次中药,还是吃一段时间中药?
    水无形:开始吃很长时间都没有用就不吃了,第二次是朋友介绍邯郸拿国家津贴的老中医,吃7天可以管半年。
    横刀:吃7天管半年,那也行哈。
    水无形:也还行。但是春天吃一次,秋天也得去吃一次,挺苦的。我们学这个文化的大家都知道,不吃药肯定更好。
    我主要想讲我梦的改变,我为什么一定要分享这个呢?因为在柯云路老师的书里面有这样的话:梦一场即病一场,病一场即梦一场。梦是人潜意识的一种显现。我来这个平台没有疾病,也不是为了减肥。我梦的改变其实和很多有重大疾病的人进入这个平台的改变,是一样的。可能很多人被疾病折磨了十年二十年,我是被噩梦折磨了十年二十年。我在学习一年多的时间里,再也没有噩梦了。所以我一定要分享这个,这和所有人得的重症是一样一样的,可能只有梦改变的人才有那个感觉。
    我以前经常梦见从高空掉下来,那种感觉其实和现实生活中从高空掉下来是一样的感觉。梦到进入考场找不到笔,要上车的时候永远也找不到车票,或者是永远上不了车,永远达不到那个地点,最恐怖的是梦见所有我死去的亲人,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种梦中的恐怖和不安,和现实生活中的病痛折磨一模一样,甚至比那个还难受。
    横刀:你是每天梦还是只要睡觉就有梦?
    水无形:不是每天但经常做,而且会做同样的梦。一样的梦,一样的人经常会梦见。会梦见看见很多蛇,很恐怖的那些东西,蛇啊,鬼啊,怪啊经常有。特别是梦见死去的那些亲人的时候,那不是亲人,那是恶魔。晚上我得把灯开到天亮,睡不着,不敢睡,全身是汗,有时候会眼睁到天亮,特别痛苦。但是自从我学了半年以后,我的梦境开始一点一点改变。我开始梦,我的身体很轻,可以飞起来。以前在梦中不可能会有这种现象,身体永远都往下沉,很沉,永远都往下。上楼是上不去,是下落滑下去,从高空坠落,从悬崖掉落,永远都是那样的梦。学了半年之后,梦境就改变了很多,会有一些美好,和同学一起出去玩啊,会爬山爬高,会往上走了。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我身体可以飘起来,像羽毛一样飘在空中,那种感觉很好。但是梦中说我不相信,这不可能的,我不可能飘起来,我永远是往下沉的。真的就在上下的飘、活动,屋里四周的飘,那种感觉特别好。还有近段时间我梦的内容更好了。
    一般五六月份我们南方惊蛰之后,蛇就开始出动了。去散步的时候我就特别害怕。我们这森林公园,很多人多年都没有碰到蛇,但是只要我每次早晨一去,都会碰见蛇。因为我心里害怕它,所以就会引来这些东西。前段时间,我梦见一条小蛇,咬到了我的虎口,但是我不害怕,我捏住它。我说你把你的毒素吐出来,治好我的手,这是真的梦。我就觉得我在梦外越来越轻松了,我的潜意识里面不会再有不安,惶恐。我觉得在这个平台分享梦的变化,很多人能够理解,如果在别的平台,很多人会认为我在胡说八道。但是我说的确实是我内心真实的感受。和别人分享的这个那个重症好了,其实是一样的。
    横刀:一样的。你刚才说的非常好,我们每一个人的痛苦,你不管是梦境也好,某一个地方的疼痛也好,还是感情问题、事业问题。这些问题对于一个人的折磨、痛苦,只是来源不同,但痛苦是一样的。大家也能理解。有的人感情受挫,情伤使他每天难受。你可能不是感情,你是梦境。每天做噩梦,白天压力本身就大,回去再做噩梦。你好像快有庄周梦蝶那种了,也不知道是梦里边儿害怕还是害怕做梦,反反复复。你有没有想过质的改变是源于你放下了什么?我不懂梦,但是我知道轻重,之前是往下掉,对吧?你现在是飘,至少你能往上去,你能有了这种感觉,我想着肯定是有一个事情或者一些事情重量轻了,对吧?你自己在现实中有什么觉得真的放下的事情?
    水无形:我觉得应该是在这里学了半年,真正理解了什么叫爱自己。以前认为爱自己是吃好穿好,想走就走,想旅游就旅游,对自己舍得,才是爱自己。但是内心不安,用外在的光鲜亮丽来隐藏内心的不安和惶恐。
    横刀:可能是因为以前内外不平衡。学习以后你说的不安,以前是失衡,可以掉下来,你感觉沉重,其实内心是慌乱的,你现在内心安定、踏实了,就不会下坠。那你讲讲爱自己,我听听你学会没。
    水无形:爱自己,我觉得以前做很多事情是为了给别人看,现在我做好多事情,只取悦自己。很简单一个比方,以前我也化妆出门,穿个漂亮衣服,是为了我比你更漂亮、衣服更好,为了把你比下去。现在不这么想了,现在只取悦我自己。我觉得我照镜子、捯饬自己,衣服穿得干净,自己心情愉悦,不在乎你怎么说我,我现在是这种心态。以前总认为物质方面满足自己,现在觉得内心喜悦是对自己好。我做每件事情的时候,如果今天想做就去做,今天我不想做谁也叫不了我做。比方说,我和朋友在一起吃饭喝酒,今天我不想喝酒,谁也叫不了我喝,我就不喝。但是如果我今天很开心,我们大家就喝一点,我只为我自己去做,现在一切都以自己为中心,但是我不伤害别人。
    横刀:喝酒这事儿我还是能跟你聊两句的,是别人不让你喝,我就不喝了,但是你今天特别高兴,就想让别人喝,怎么办?
    水无形:让别人喝。
    横刀:别人是不是得必须喝?
    水无形:必须喝。
    横刀:我之前也是这样,我觉得我今天要想喝吧,就觉得大家都想喝,必须得让大家都跟着我喝。后来我发觉吧,有的人确实也像你那种,我就不喝,我也爱自己。两个爱自己的人碰在一起只能干起来了。
    水无形:不会,一定要干起来吗?没有折中的方法,少喝一点也是可以的。
    横刀:开玩笑。一旦会爱自己,也能理解别人的爱自己。
    水无形:现在心态平和了很多,很多东西不在乎了。现在遇到很多事情会站在局外人的角度去想,如果这件事情不是我遇到的,是别人遇到会怎么办。
    横刀:有没有因为你年龄大了,自然的改变?
    水无形:确实和年龄也有关系,经历了很多东西,最主要的是受你的那句话的影响。你在北京训练营里说,我们所有东西,导演都已经排练好了,我们只是来演的。既然这一辈子已经设计好了,在什么环节该干什么,在什么时候遇见什么人,遇见什么事情都已经设计好了,何必要去改变它,只要心安理得、安安心心、快快乐乐地接受就好了。
    横刀:开玩笑归开玩笑,人年龄越大,想法越平稳,对吧?心态也会更平稳。但还真的不是说你只要大了就会变,这肯定不是规律。我们身边也有那种年龄更大的人,感觉就像二十多岁的愤青一样,有的人二三十岁感觉特别沉稳。这跟你受罪的比例有关系,你受的苦,受的罪多一点,调整的就会快一点,改变就会有质的飞跃。有的时候,那年龄特别大的人还像愤青一样,这种人也挺好,因为他一辈子没有受过什么大苦,一直就一个态度,我觉得也挺牛,对吧?人家就那种命。你看有的白头发大爷,我上次去超市看到的那个大爷至少70岁,说话底气足,骂的也很难听。但是我就觉得人家没受过罪,所以不需要改变,还一直是个暴脾气。
    水无形:我觉得挺好,他一直活在自己的认知世界里,也是一种幸福。再讲一个,以前楼上楼下邻居,小区保安门卫,我很少主动给别人打招呼。前两天我去爬山,碰见一个中年妇女,脚有点不行,柱着拐杖。我就会主动跟她说,大姐你需要我帮忙吗?她背的包,包里也不知道装了什么,我就问她,你需要我帮你拎包吗?像以前我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来。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我觉得如果要是我说这个话,我帮你拎包,你可能会认为我对你有什么企图。但是现在我就觉得我就是很真诚的想帮你,如果你需要我就帮你,你不需要我就先走。
    今天是我“阳”的第五天,精神状态已经好多了。我就是特别不在乎的那种人,出去愿意戴口罩就戴,不愿意戴就不戴。但是那天我出去的时候,就把口罩戴上了,对面走过来一个女的,没有戴口罩。我们两个人一条马路上,我看到她没戴口罩,我马上戴口罩。我的第一个想法是她不要传染给我,但是后面我马上一转念,我已经阳了,我应该戴上口罩,不应该传给她。当我这样一想就觉得内心可阳光,可温柔,可温暖了,这是我自己前两天亲身的感受。当我内心越来越温暖,越来越柔软的时候,你看一切东西都能很快转变,就会无时无刻愉悦自己。不会和任何事情纠结,不会和任何事情过不去。在你眼中没有不好的事情,很焦虑,很纠结的事情了。
    我再分享一个一年多来一直困惑我,但是终于让我放下的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我父亲的病。记得我在10月份的时候,在微信上给你留了言。我从2021年7月份学耕读文化,学习是反反复复。我父亲的病也差不多是那个时候得的。在当地检查是脑梗,我们就一直以这种方式治疗,但是他的病并没有好转。
    我们学了耕读文化,知道辟谷可以治疗很多疾病,我就想我爸爸学。我想,既然我们能够掌握健康、去天堂快乐生活的钥匙,我也想把这把钥匙给我父亲。钥匙就在我手上,我父亲却不接。我焦虑、难受,特别难受,开始的时候,我会反复跟他说辟谷的好处,他听不进去。我就给他《与你的身体对话》这本书,他也不看。慢慢地我觉得这也不对,因为我一直在学习,我就陪他读。开始陪他读书,他读一节,我读一节,他读一段,我读一段。这样以来,我不去爸爸妈妈家的时候,我爸爸就不读了,我有时候好玩,也不能天天去,就又想另外的办法,把自爱的话语贴在墙上,让我爸自己念。“我四肢有力量,血液通畅无阻,我的血管壁柔软”等这些话我给他写好了,叫我妹妹打印贴在墙上。我不去的时候,就让我爸自己念,不是就可以把自己解脱出来吗。但是念了一段时间之后,我爸不念了,我在这个过程中,发现我爸他根本就听不进去我说的任何一句话。只是我一厢情愿地在强迫他,控制他。他就是在配合我,讨好我。
    开始的时候你知道有多恶劣吗?我还分析我爸为什么会得这个病。因为学了耕读文化,现在想来这都是一个过程。可能我经历这个,所以我现在能接纳我任何表现。我父亲最焦虑的是什么?我父亲到上海检查出渐冻症的时候,我真的有点崩溃了。因为脑梗发展得慢。但是渐冻症就像你说的一样,我昨天还看了你给我的留言,这是医学上的一个认定,你让我不要去这么想,但是我却做不到。我被那个标签贴住了,贴得死死的,动也动不了,就痛苦、焦虑。我想我们有这么好的文化,我爸爸有这个病,让我爸爸学耕读文化就能治好他的病。在纠结当中,我什么也不做不了。所以在上海那几天我头疼、牙疼,回到江西,我就没有再去妈妈家。
    既然是耕读文化和我爸的病这两件事困扰了我,我一定要跳出来。即使我焦虑死了,我爸不听,什么东西也是没有用的。那个时候我怎么走出来,我就不去我爸爸那。我不去见我爸爸妈妈,也不听耕读文化,不看任何文章。我就像以前一样刷剧,刷两天躺在沙发上睡,然后起来吃点东西。完全回到那种很懒散,什么也不去想的状态中。两天之后,我就发现我不一样了,不知道哪个点触动了我。我再去我爸爸家,就不跟他说这些了。我以前说什么?看直播病怎么好了,就跟我爸说。我现在觉得我想学习了,你可以不听,但是我要听,这些东西都是我听过的,想强行塞给他。但是现在我不这么干了。我现在觉得我自己想听,我就听。我自己不想听,就问我爸爸想做什么?想跟我聊聊天,还是听故事?他想跟我聊天,我拿个小凳子坐着,给他按按手,他跟我说什么我就听什么。
    10月份有一次,我辟谷第五天的时候去我爸爸家,我爸爸说我瘦了,不要再辟谷了,好好吃饭吧。当时我就怼一句:你都管不好你自己,你还管我?那时候我好凶,说完就进去了。当时我爸脸色很难看。但是第二天,我再去我爸爸家的时候,我就拉着他的手,跟他说:对不起,昨天我说了你,我知道你是很爱我的,很关心我的,很担心我瘦下去。我也很爱你。我爸爸就热泪盈眶了。我有好多关于我和我爸爸之间的这种互动,我一下举不出很多例子来,但是我觉得我确实改变了很多,不再去强迫。我以前每次从河北邯郸回去,我只会说:爸妈我回来了,再没有第二句话了,不知道说些什么。没什么好说的,现在我两三天没回去,我会说爸你想我了没有啊,然后我爸说想你了,你几天都没有来了,我会拍拍我爸爸的肩膀,老头儿哪里想我了啊?
    我爸妈吵架,以前永远是我爸爸说我妈妈不对,我妈妈说我爸爸的不对。其实老人没有什么事情,就是那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我以前就跟我爸讲道理,我跟我爸说你看爸,妈妈天天照顾你,挺辛苦的。保姆可没有这么细心,从头到脚。因为我爸现在什么都动不了的,一点也动不了。穿衣服吃饭上厕所什么也动不了,就是已经很无力了。我说你看妈妈确实挺辛苦的,你很心疼妈妈,但是你不要去凶她,你可以说我感谢你老太婆。然后我跟我妈妈也会讲道理。我说你看爸爸他是一个病人很不容易,你要体谅他,我就永远跟他们两个讲道理。但是现在我不讲道理了,他们两个要吵了,我就说你们两个好好吵,吵完之后该干啥干啥,我去打麻将了,晚上我再过来。然后他们两个就会笑。说这么多道理,他们两个人是一点也听不进去的。其实就像我们不想听的东西,别人跟我说1000遍我也听不进去,是一样的道理。
    横刀:一样的道理。老爸老妈今年多大年龄?
    水无形:老爸74岁。
    横刀:从脑梗到现在多长时间了?
    水无形:去年中秋节前一天发现,其实他不是脑梗,只是我们当地医院诊断为脑梗。去年中秋节到现在就是一年多的时间。
    横刀:对,变化挺大的。老人有老人的做法,我能理解到了自己老人面前的时候,有些道理可能就忘了,不由自主的要说教。因为你是耕读文化的受益者,你不管受益什么,只要对他有帮助,你都会给他推荐,给他讲。你想让他按照你的方式或者按照这种治疗办法去做。我估计大部分人都是这种做法。他也不会想着我们不要要求老人,更多的人可能更多的是那怎么能不管呢?我得管他,我是为了救他命,我不管做什么,我跟他吵架也是对的。这是大部分人做的事儿。所以你做了大部分儿女都该做的事儿,只是没有效果,双方还互相不舒服。
    这个就是一个挺大的变化,确实我们这里很多人,在大家都好的情况下,他学得还不错。真是父母或者身边发生状况的时候,他的慌乱完全就限制到了他,正常的子女该怎么做?因为有医院,有更多的身边人都这样做,自然就回去了。你至少还能认识到,觉得这个是无效的,我也不去那样去做了。但是更多的可能是关心、关注。就像你刚才讲的,有了温度,或者你觉得怎么来表达这种方式。
    水无形:我发现这样做了之后,反而我和我父母亲的这种关系更好了。我不去批评、不去当判官的时候,反而关系特别好。以前因为我父亲的病,我和两个妹妹多少都有一些怨恨我妈妈。但是现在,我从上海回来之后,我发现我妈特别不容易,现在我对妈妈特别的温柔、体谅,我不再做判官,现在他们怎么说就怎么做,只要他们开心,我也不难受。以前我强迫你不做,我不开心他也不开心,现在我什么都放下,他们开心我也开心。
    横刀:这个变化不容易。其实有的时候他会有极端的方式,一个就是我为了你好,我付出,你应该听我的,我给你掏心掏肺的,我对你花钱,花精力花时间都愿意,但是你得听我的。有的时候极端的方式,你不听我,我也不管你了,最后也不会再缓和,关系也僵了,彼此更难受,问题也没有解决。大部分父母有重症的,这两个极端在互相交替,要么你就全听我的,要么我就不管了,你爱怎么着怎么着。这个不容易,能做到现在,你不要求他但关系很好、很平和,大家都很平和,沟通上大家心里没有障碍。
    水无形:对,现在我和我父母亲交流很好。我也愿意回去了,以前甚至不愿意回去,是不得不回去。
    横刀:硬着头皮去。
    水无形:现在我是心甘情愿地去,去了之后我也很开心,只要我和我爸妈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基本上都是欢声笑语。我爸爸要怼我妈妈的时候,或者是我妈要怼我爸爸的时候,我就会用游戏的语言来调节。其实有时候我具体想不到,但只要到那种场景中,就一定能给他化解。我觉得很多方法要去学,当你内心柔软、放下的时候,智慧自然就出来了。
    横刀:必须用方法,你们家就你一个孩子吗?
    水无形:我两个哥哥,两个妹妹。
    横刀:两个哥哥,两个妹妹?大户人家的女孩子呀,他们不孤单。这个更不好整,因为什么?你还有那么多兄妹。我知道有的家里他要做主,他可能在知识、金钱方面比较强势,也不管有多少子女,一个人要承担那么多,最后大家又不听他的,搞得鸡飞狗跳。你之前如果不改变,最后搞得姐妹也没法儿处。
    水无形:我就分享一点,还是我爸的病。有一天晚上我爸身体又发作,我妈妈给我打电话,也给我两个哥哥打了电话,我就去了。因为我妈妈家住一楼有个院子,院子里有一个办公凳,那个凳子有点不好。我爸当时就坐在那张凳子上,但他不是全部坐在上面,像他这种肌无力的人是没有力量的。他只坐了凳子的一角,就像我们坐了1/3。我就凶我妈妈,我说前几天跟你说过,把那个凳子丢掉,你为什么还放在那里让爸爸坐?我妈妈说:坐一下没有关系。还有我们这一栋的邻居老太婆也说,坐一下有什么关系?我马上怼过去,我说你是健康的、正常的,你有力量,你坐当然没有关系。我爸爸全身无力,怎么能坐这个凳子,万一他摔下去了会怎么办?当时我口气特别大。
    横刀:伸张正义。
    水无形:我哥哥就进去端了一个西餐凳,我当着邻居的面,把那个凳直接丢垃圾桶里。他们在外面说一些什么事情,我大哥也来了,我就说不要在外面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自己家的事情在外面说什么呀,全部进来。然后我就把两个哥哥拉进来,把我爸爸妈妈也送到房间里去。我说既然来了,那不是来聊一下天的,解决问题,爸爸既然那种样子,怎么解决问题,怎么轮流照顾,把这件事情在房间里就说清楚。我先把我大哥怼一顿,怼完了之后,就问这个事情该怎么做。以前我就会想,我不应该这个样子。但是我现在就用“我允许”这首诗缓解我自己的情绪,我发完了脾气就好了,我管他,我发完火,不管我两个哥哥能不能接受。
    横刀:一个是你不管他们,最后的结果还有一个回旋的概念。你发完了就没有那么多的恨。如果你一直对这个事情很生气,氛围就不会有转变了,这是质的问题。
    水无形:去年8月我刚参加完北京这一期训练营回邯郸的时候,我妈妈就给我打电话,说我爸爸病情越来越严重,想去上海看。我当时不在江西,我说你必须跟二哥和大妹妹说好,他们两个陪他去,我找人挂号。后来我妈说我二哥答应了,只要我挂上号就陪我爸爸去。我就找人挂了华山医院一个专家号,星期一的时候我哥哥说疫情了,各种理由不去。我爸爸很想去,当时情景挺乱的。我记得我哥给我说了好多理由,但是我一条也听不进去,我只问他一句话,你到底去还是不去?我最少问了他十遍,他说他不去。我说行,只要你说这一句话,你不去我也能让爸爸去上海看病。只要你敢说你不去,你在我面前就永远抬不起头。我当时就是这么想。我跟我小妹妹商量,从邯郸直接去上海,我小妹妹和我把爸爸送到医院。一个人,我也得把我爸送去上海看病,要完成我爸这个心愿。其实看病真的很简单,只是当时疫情。然后我就给我大妹妹打电话,我大妹妹以各种理由说单位不同意,在我看来,唯一的原因就是她是官太太,我就把她电话挂了。那个时候我头疼得不得了,哭得稀里哗啦。我和我小妹妹商量,一定要让我爸去上海看病,我小妹妹虽然在江西,但是也不在我爸妈身边。星期一上午,我爸给我打电话,说他不去上海看病了,天气太热。我说:爸,你是真的不去吗?他说为了不影响我们兄妹的感情。我心里就更难受了,我觉得我哥不是人。为什么?老父亲为了不影响我们兄妹的感情,说天气热不去。因为他知道我和我小妹妹一派,我哥和我大妹妹他们一派,他们不去,我们要去,吵得不得了。
    横刀:你又不是老大,你算个干嘛的?你也是,人家俩哥哥还有俩妹,你咋那么把自己当回事儿?你应该算大姐哈。
    水无形:我现在不管了。我就跟我两个哥哥说,我越位了,我爸爸妈妈也在。我说以后所有的事情我听哥哥的,只要你们商量好怎么做,我就去做,但是我爸不同意。
    横刀:你强势、做主做惯了,突然放权他不放心。
    水无形:如果要是以前,我就可恨我哥哥和我妹妹了。但是现在我就真的用那首诗:他在那里,他是对的,他本来就是那个样子,我就用这句话缓解自己的心。当时真的好恨啊,电话里吵,河东狮吼那种。现在我都能够知道当时的感觉是怎么样的,但是后面我就放下了。我和我二哥一点也没有计较。但是我知道我二哥他计较。我和我二哥一起陪我爸去上海看病的时候,我们住宾馆,他买矿泉水只买他的,不买我和我爸的,要是以前我肯定得怼过去骂他,但是我没有。我说,你在这里我再去给爸买。就给我爸和我自己买两瓶上来。在上海看病,只能一个人进医院。我哥哥在里面,我在外面就跑外围,给他点外卖。有一个喜家德饺子全国连锁,我们江西没有,我就给我爸点了两盒饺子,一盒15个,我尽量点我爸很少吃的东西。
    横刀:分享得太细了。
    水无形:我哥把饺子分给同病房的人吃。我再去看我爸爸的时候,我爸爸哭着跟我说,只吃了七个饺子,要是以前我又得骂我哥哥,但是现在我没有。
    横刀:你最大的变化不是你观点有多大的变化。只是发生了事情以后没有那么多的记恨,或者没有生气,没有过不去的劲了。
    水无形:这个很快就过去了,只是看,允许一切如其所是,静静地看就好。
    横刀:挺好,今天先到这里,你分享得挺好的。不管怎么说,你会反观自己,这就是我们经常讲的向内求了,有了这个方向,很多事情可能还会受惯性、习性的影响。但是已经有了方向,再改变就是时间问题了。
    水无形:最主要的是,我现在能完全接纳自己,无论好的坏的都能接纳。
    横刀:挺好的,进步很大,这叫质的飞跃。今天先到这儿,你还阳着多休息。
    水无形:我已经好多了。

    讲师点评:我觉得水无形分享得挺好,咋说呢?有了认识,去接受一个东西能去改变自己。想想之前她那种劲儿,那种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那种孤傲或者是那种冷傲。现在变得柔软了、温暖了。这是她最大的改变,不容易。

    推 荐 人:惠宝儿
    文字整理:棒棒糖、乐然
    整理组长:静馨
    文字编审:小霞子
    编审组长:棒棒糖
    总 编 审:小玩童
    论坛发布:兰花草
    mmexport1672993777393.jpg
  • TA的每日心情

    前天 21:15
  • 签到天数: 725 天

    [LV.9]辟谷大学II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的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辟谷 | 西安大成耕读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2012-2015 www.52big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手机版|小黑屋|★免费辟谷★———大成耕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227768663<辟谷论坛>将免费辟谷进行到底。。。

    陕ICP备20008113号-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