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辟谷★———大成耕读

 找回密码
 注册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3368|回复: 2

701: 《我和老公吵架后直接在高速上跳车》河南-幸福小妞2023年9月5日分享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21-8-18 10:57
  • 签到天数: 24 天

    [LV.4]辟谷小学III

    发表于 2023-9-6 10:44: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春暖花开87077 于 2023-9-14 13:27 编辑


    分 享 者幸福小妞
    姓  名张华
    年  龄:44岁
    职  业家庭主妇
    联系电话:15893185626
    身份证号:41282919790730****
    居住地址河南省驻马店正阳县建业城

    简介2012年查出甲减,反应迟钝,浑身无力,情绪低落,还曾经去精神病院治疗,一直在靠药物维持。她的头像戴个钢盔一样,整天混混沉沉,还有耳鸣,妇科炎症。她和老公一起做生意但亏损,家里经常吵吵闹闹。他老公也觉得很累,他们的婚姻几乎到了尽头。

    该文字根据视频内容整理,有细微偏差。敬请谅解。

    幸福小妞村长晚上好。
    村长:你好。
    幸福小妞我是河南驻马店的幸福小妞,这是我的身份证,我的手机号是15893185626。今天就想分享一下,通过学习自己的身体和生活的一些情况。
    村长:好,那你介绍一下你是哪一年的?做什么工作?
    幸福小妞我今年44岁,家庭主妇,和老公一起经营服装店。
    村长:和老公一起干啥?
    幸福小妞一起做服装店。我现在不过问生意,基本上都是老公做。学习之前是我干,学习之后全部是老公干了,生意上的事我现在基本上就不用管了。我是2017年5月份接触耕读文化平台的,当时叫龙腾辟谷
    村长:对。
    幸福小妞我简单说一下,刚接触平台时身体的状况。
    我2012年检查出甲减,一直在吃药,医生告诉我,要终身服药,我当时对这个病特别害怕。症状就是反应迟钝、浑身无力,情绪特别低落,和抑郁的症状特别接近的,容易情绪化。5月份学习到耕读文化后,通过学习、做功课把药给停了。我当时已经吃了五年的药。刚开始就每天走天行健,听直播回放,全身心地投入学习。当时就一句话“健康靠自己”,我觉得我一定要靠自己走出来。那时候经常是一边听着直播回放,一边干家务,听直播干家务一点儿都不累,越干越有劲。精神状态很不一样。
    除了甲减,我还有其它的毛病,比如耳鸣,对生活搅扰挺大的。耳鸣是我辟谷好几次之后,通过学习、做功课慢慢好的。刚开始的时候,耳鸣辟谷的时候好,一复食了它又会响。学习第二年还是第几年,慢慢地就都没有了,我还有妇科炎症。
    最主要一个毛病是头,很多年那个头上面就像带着一个钢盔一样,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我朋友经常说,感觉给我说话,我就好像有一点反应不过来的那个感觉。
    村长:就是你反应迟钝。
    幸福小妞:对,就是反应迟钝。
    村长:你反应迟钝持续有多长时间?一年、半年还是两年?
    幸福小妞:我是2017年接触耕读文化平台的,我从2009年开始,有好几年了。
    村长:那都八、九年了。
    幸福小妞:嗯。当时精神状态不好,还去过精神病院,看过抑郁症。
    村长:哦,看抑郁症。
    幸福小妞:但是拿了药,我没吃。我后来就一直在吃那个甲减的药。接触耕读文化之后一直到现在,我每天出去走天行健,养成一种习惯了。刚开始的时候,下雨也出去走,下雪也出去走。慢慢地,现在我的身体,一些症状几乎都没有了。这是我在身体上的收获和变化,觉得身体好了,每天的心情肯定就不一样了。
    我还想分享一下,我学习之后家庭的变化,也就是和老公关系的变化。
    我先简单说一下,学习前我和老公,在2017年的时候,关系已经处于低谷。我的身体状态特别容易情绪化。当时我俩经常吵,话不投机,整天就吵吵吵,吵完之后我的情绪还特别容易崩溃,吵完架之后,我老公他要走,他是吵不过我就走。
    村长:吵完后,你老公要离家出走,是吧?
    幸福小妞:对,要离开,但是当时我就不让他走。
    村长:你讲再具体点,为啥事儿吵?比如为孩子上学,为写作业,为经济,为钱?原因能记得么?
    幸福小妞:有一次我俩开车去海南,去自驾游。走在路上,在车上聊天儿,聊着聊着就聊火了,话不投机了。当时在车上,那时侯我俩没有因为钱生过气,经常就因为一句话。
    村长:更让我想不明白,我就是理解不了,让我猜,诸位也理解不了。我跟我媳妇儿吵架,每次都是因为钱。从来没有因为什么一句话,一句话两句话有啥吵的呢?说话态度有问题吗?谁说话态度能好,谁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态度肯定不好。你举个例子,你因为什么?
    幸福小妞:当时我俩在车上说着说着,那天的原因是因为我看到他当时跟一个女的打电话了,我觉得这个女的长得有点儿漂亮。在我的感觉中,我觉得老公想和她走近,老公对她感兴趣,好像就是想接近她。那个女的给我老公打个电话,然后说着说着就不行了。
    村长:不能老是这样,能描述一下吗?你说的啥?他又跟狐狸精搞在一起了,为什么对人家那么好?到底说了什么呀?这个能不能讲一些让大家听那个有兴趣的,你这说的简直都云山雾罩了。
    幸福小妞:好。另外一件事儿,14年的春节,大年三十夜里,我们在婆婆家吃完年夜饭,回到我们家里。我看到我老公的手机,他给那个女的发的拜年信息,这个拜年信息就是大年三十12点,卡的那个点儿,发的内容,他说的就是现在才给你发信息,刚才在陪老爷子喝点酒,给你拜个年,祝你过年什么的。
    村长:这绝对有问题。刚才在陪老爷子喝点儿酒,还是个女的,而且还长得挺漂亮,那女的是单身的吗?
    幸福小妞:有老公。
    村长:这可能就有问题,我作为一个听众都有点怀疑。
    幸福小妞:当时这个事情也特别蹊跷,是我老公给她发的信息。但是可能因为IP地址什么的,我和老公都是苹果手机,他发的我的手机也收到了这个,就是搞不明白那个原因。当我收到这个信息的时候,整个人就不行了。2014年的大年30夜,我和他闹了一整夜。
    村长:过了一个有意义的除夕。
    幸福小妞:对,非常有意义,我就凭一个女的那种第六感,就感觉有问题。
    村长:我听着可虚,你能不能讲具体的事情?谁关心你的第六感呀。你还女的第六感,我作为男的都觉得有问题,我就觉得这俩人有鬼,你能不能讲事实?你刚才说了一个信息,发信息说到了在陪老爷子喝酒,这就是一个很重要的事实。以后咱这分享,多讲事实,别讲那种什么感觉。第六感是不是就讲的都是虚的?每次吵架,光讲吵架有什么意思?具体讲怎么吵的,是不是?
    幸福小妞:我们吵架具体的事,我觉得当时吵得太多了,好像很多都想不起来,当时是啥原因了。
    村长:光我听的就两个,这一个女的就吵了两次,而且时间跨度都这么长。
    幸福小妞:就因为这个女的我们俩吵了好几次。我刚才说的就是在那个去海南的车上的时候,那个女的给他打电话。我现在能想起来的话,因为他和那个女的是在学习的一个平台上认识的。当时我们在另外一个平台上学习,那个女的可能问他啥时候开课还是啥的,具体的内容我真的想不起来了。当时他又说我和我的一个男同学关系特别近的那种,所以越吵越重。
    村长:啥平台啊?是介绍对象的平台吗?
    幸福小妞:不是,是学习的平台。学习教练技术。
    村长:我听说过教练技术。你们夫妻俩一块儿学的?
    幸福小妞:对,我们俩一块儿学。
    村长:应该是2014年以前。
    幸福小妞:对。
    村长:学了这个之后,你就老怀疑他跟那个女同学有暧昧,然后你老公怀疑你跟另外一个男同学有暧昧。是这样吧?
    幸福小妞:我觉得暧昧谈不上,我就觉得好像是。
    村长:你跟你那个男同学经常通电话吧,我相信肯定没上过床吧?
    幸福小妞:没有。
    村长:估计上床也不承认。
    幸福小妞:没有,这个真没有。
    村长:通过电话吧?发过信息吧?聊过心事儿吧?
    幸福小妞:嗯,聊过。当时和老公吵过架之后。我觉得好像就是有的。
    村长:吵过架之后又跟那个男闺蜜聊天儿,这个就是蓝颜知已。在我们这里就算感情出轨了。你要真的要分析的话,这就叫感情出轨。跟自己的老公吵完架之后跟另外一个男人说,是不是啊,精神出轨。人家说的精神可能就更准确一些,而精神出轨离那个肉体出轨就一步之遥了。行,你继续吧。
    幸福小妞:当时我就是担心老公对她感兴趣了之后,好像就会不要我了。
    村长:觉得好像老公对她好,感到他不要你了,是吧?
    幸福小妞:对,就是那种。当时在海南车上的时候情绪崩溃的那种程度。当时我就要跳车,从车上要跳下来,后来我老公把车给停了,在海南高速上,车停下来之后我当时就往车流里面走。
    村长:我看过那种视频,就是人家都开着车,吵架的人就走进车流,结果让车给碰了,你没让车碰吧?
    幸福小妞:对,当时我老公就是一把把我给拽过来,扇了我一个耳光。
    村长:清醒了一下,然后就上车了。
    幸福小妞:嗯,就把我给弄上车了,反正那天闹得挺凶。
    村长:不说平时了,就说这个呀,扇了一耳光,这多有画面感,多描述画面,这扇了一耳光,你咋就老实了?看来女人还是欠揍。
    幸福小妞:确实。不过那天打完之后,他又不搭理我,该开车继续开车走。后来还是我慢慢地去找的他,给他说话。
    村长:想起来一句话,贱人就是矫情。从那高速上或者是公路上从车里下来,朝车流里走,这就作践自己。是不是?这话不能留着我来说,应该你来说啊,你是分享的人,不要让我逼着你一句一句问,这个不好。你自己要多讲这些事情,这些有画面感的事。
    这不仅是你啊,这也是以后分享的同学不要讲那些什么心理活动,多讲这些事实。咱能从她讲的这些事实里边儿判断这个人怎么样。她一吵架就朝车流里边儿走,这家伙脑子不正常,这种人谁娶了你都会麻烦,是个炸弹一样的东西,是不是?你有孩子吧?
    幸福小妞:有,那天儿子也在车上。
    村长:是吧,你家儿子在车上都不要,就直接朝车流里走,就是欠揍。我认为这个男的现场处理的还是比较果断,扇了一个耳光。这个女同志就老实了,就清醒了,就上车了。这就是不自爱的情形,就是很不自爱,继续讲吧,我这插的有点儿多了。
    幸福小妞:吵完架后,我就爱往外跑,希望他能够去找我。但是我发现每次我出去跑,他都不找我。
    村长:你跑的地方不对嘛。
    幸福小妞:他不惯着我,时间久了我也就不玩这种游戏了,我也就不出去了。他就不去找我,他就在家里。
    村长:我觉得如果让你跑一个地方,他保证找你。我给你出个主意,你下次跑到他的好朋友家打电话,男的最好,他的好朋友,好兄弟。媳妇儿没在,这时候跑去,然后再给他发一个性感的照片儿,朦胧的照片儿,什么红酒,遮遮掩掩的照片儿让他胡想。你看他找不找。
    幸福小妞:现在学习了,不跑了。后来也就不跑了,因为跑了也没啥用。
    村长:你没学好,你要学好了就该跑还是要跑。行,你分享吧,我老插嘴了,就成了我分享。
    幸福小妞:我想起来有件事儿,之前因为这个吵的太多了,就是具体的哪句话呀,内容我真的给忘了,我记得好像是有一次他看球赛。当时我可能从来都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我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就从来没有考虑过他的那种感觉。有时候他看球赛,我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给他拔了电源。他开始没理我,后来他又打开,打开我又给它拔了,然后持续了三次,那你说最后发生了啥?
    村长:他又揍你了一顿,扇你不是一个耳光,这真是可能连踢带打了。
    幸福小妞:对。
    村长:是不是?
    幸福小妞:是,真的挨揍了。
    村长:挨揍,具体挨了几个耳光,是不是上脚了?我估计如果要是我的话,我直接会上脚的,先一巴掌然后再踢一脚。
    幸福小妞:脚那时候还没上,但是好像至少是有两个耳光。
    村长:光扇了两个耳光就结束了?
    幸福小妞:对,扇了应该就是两个三个,我这会儿能想起来具体的事儿了。
    村长:那你老公还是比较温柔的。
    幸福小妞:他平时一般不大动手的。
    村长:男人都不愿意动手的,但凡你能把人家电源拔掉,就对于有些动手的底线比较低的。如果我是你老公,你拔第一次的时候我就动手,他能在第二次还不动手,第三次才动手已经是怎么说呢?这个容忍度是比较高的。
    幸福小妞:对,确实是。当时就觉得因为在他面前特别有安全感,所以说经常是可劲儿造,我记不得那个具体的情节了。
    村长:不用去记那个具体情节。你可劲儿造。你这结婚的这十年当中,不止十年,就你生病的这十年当中,你刚才说从2009年开始一直到2017年的这过程当中,你造了很多次,做了很多这样的事儿。就像那个,因为他给一个女同学打电话暧昧,从车里边儿直接下来,直接走到车流里。他正在看球赛,我拔掉一次又拔掉一次啊,他插上我又拔掉,拔了三次。这就叫可劲儿造。就讲这种事情,你把这个说了,把这个故事讲了,大家知道这十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幸福小妞:就是这样,我说现在吧。我记得从2017年开始接触耕读文化以后,我一下子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当时我最大的一个改变,就是把我的关注点从父母家收回来,当时对我来说,我是整个心都在爸妈那里。我就整天担心,担心他们过得好不好,对自己那个家没概念。
    但是当时一听村长讲,和爸妈保持距离,当时我真的有点儿不理解。说实话,从内心里不知道为啥。一方面,其实我确实是不希望和他们走近的,和他们走近也不舒服。另外一个我就觉得这是对的,就照做,有意识的去开始和他保持那个距离。当时我给我老公还写了一首诗,我姓张,现在后面的我记不得了。当时就给我老公说,我反思我做的不好的地方,自己从来没有过出嫁的感觉。就觉得好像一直都没有这种自己家的概念。
    领悟过了之后就开始给老公说,当时写的啥,“我本张家女,嫁为曹家媳”,后面什么什么的,就给我老公说。当时这一点我老公特别好奇,就觉得学习咋会这样。当时他看我开始辟谷,他就觉得咋会不吃饭,就会怎么样怎么样。
    我是5月份接触耕读文化的,他7月份就到终南山去参加挑战营了。我老公这一次去挑战营回来,他第一次辟谷了7天,瘦了25斤。回来我就觉得有一种大变活人的感觉,一下子我俩好像就是找到那种初恋的感觉一样,他回来之后整个人的那种感觉都不一样了。
    我们把家里该扔的东西扔了,该清理的清理,觉得生活一下子不一样了。直接体现在哪儿了?直接体现在儿子的变化上。我俩的关系的变化直接体现在我儿子,他的鼻炎当年就好了。包括鼻炎,皮肤病,他当时头上经常成块成块地痒,他就一直在那抓,他还有脊柱侧弯。
    村长:当时多大?
    幸福小妞:当时2017年他上初三。
    村长:那很厉害,脊柱侧弯在西医也是不治之症,除非是手术矫正。这样你通过自己家庭改变,你老公、孩子就身体健康了,那你这家庭变得还真是厉害。
    幸福小妞:那一年儿子看着整个人都开始自信了。整个人的状态都不一样了。这几年中间也有起起伏伏,慢慢地家庭的氛围开始感觉就变了。家里人之间慢慢地越来越能够聊了,能说了。儿子2018年的时候,成绩也很快就上去了。我和老公在今年5月份又去终南山报了幸福婚姻课程。
    村长:你先说你儿子吧,你儿子现在上大学了吗?
    幸福小妞:今年大三。
    村长:都大三了,如果说你家庭转变,从初二、初三的时候当时还脊柱侧弯,现在脊柱正吧?
    幸福小妞:现在脊柱正常,特别爱打篮球。
    村长:很健康,打篮球,身高多少?
    幸福小妞:身高1米9。
    村长:1米9,很好。上大三是什么专业?
    幸福小妞:计算机,爱打篮球。
    村长:哪个学校?
    幸福小妞:河南大学。
    村长:河南大学就是你们河南唯一的211?
    幸福小妞:211是郑州大学,他没考上。
    村长:很不错,很好,河南的能上大学都了不起,因为河南的考试难得跟啥一样。行,不错不错。你说你们学幸福婚姻课程了,是吧?
    幸福小妞:对,随着这几年的学习,我也觉得我俩关系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了。其实在报幸福婚姻课程的时候,当时也特别犹豫要不要报啊。但是发现报了之后,对我最大的一个感觉就是我看到我对我老公的期待真的是特别特别的多。在复训的时候,我在台上分享自己写的期待,我都读不下去了。水舞萍老师都觉得我期待的太多了,她说我期待的不是一个爱人,而是一个完美的男人。
    村长:对。
    幸福小妞:对,现在这个期待经常还会出来。我现在基本上在写,不过不在本子上,我在手机上写,写每天自己看到他的优点,好好去写。
    说一个最近我家发生的一件事情,一直以来就是我们三口出去玩儿的时候,儿子在后面都是睡觉,他习惯上车睡觉。但是最近在车上都是和我们聊天儿,都不再睡了。特别是最近一次,我们一起走了将近四个小时的路,他就在后面跟我们讲他从小经历的事儿呀,我对他小时候的那个态度啊,他高中的时候和女孩儿的那个恋爱经历呀,整整说了一路。回来之后说说出来觉得轻松多了,挺开心。
    村长:你儿子一直都没有跟你说过这些话,他的恋爱了什么从来都没说过?
    幸福小妞:对,没有说那么多,没有说那么深。其实这一点,一直我觉得我是属于那种啥呢?就是悟性比较慢的。我学耕读文化最大的一个收获是我把我老公给带进来学习了。我陪读了六年,够“坏”了。
    村长:哦,几年级到几年级?
    幸福小妞:初一到高三。
    村长:你不是在他初三就学了这个吗?
    幸福小妞:2017学了之后,2018年的时候儿子各种情况都好了,成绩也提上去了,也考上了重点高中。当时我就觉得学完之后我家的生意也好了,自己各个方面和老公的关系有改善了。当时是有掉队的那种。2018年以后那几年跟得没有那么紧了。
    村长:我问一下现场有没有陪读的家长?现场有没有现在还在陪着?如果有的话你打个6。刘春梅是在陪读,是吧?现在有没有正在陪读?没有,就不用打了,还是有,苏云卷云舒,这个人好像是个老学员啊,南京的,现在还有没有赶紧说?如果有的话打个6。放飞梦想还是在当地上学,怎么算陪读呢。全职妈妈陪读的多,没事儿干。不多啊,我看就三四个。
    为孩子换了一个地方工作。苏云卷云舒说,我虽然陪读,但是我自由自在,快活的。那你娃他爸呢?你肯定是个女同学了,娃他爸呢有人为陪读都换了工作,这就有点儿过了。刘春梅这就过了,这肯定家里问题比较大。小鱼儿说,村长说不要报家委会,我都报了。
    不要陪读啊,坚决不要陪读。这陪读都有问题。就应该像这底下这个,小儿子上小学三年级就自己上学,放学,赶公交车,应该向这个学习。你做不到小学三年级就自己啊,上学放学做不到的话,接送可以,但是坚决不要陪读。陪读麻烦大了。
    陪读其实就是她刚才那种心里很自私,自以为是,自己心里没着落。就是咱们课程上刚讲你们自己有问题,当妈妈的自己有问题,家庭主妇怎么了?家庭主妇要干的事儿多了,你可以出去旅游,可以出去学习,可以去锻炼,可以做家务。坚决不要做陪读这种事儿。陪读这事儿很蠢的,这害他。刚才我看有人说怪不得她儿子脊柱侧弯,这给孩子造成很大的压力。
    儿子在我工作的学校上学,我俩一起去,一起回。这肯定不算陪读,但是这你也要小心。对儿子呢,也要少要求,少期待。一段时间陪娃,一段时间陪老公,那你还很会的呢。这个不好说,反正我建议最好不要陪读。他换一个学校年纪都不小,肯定不是小学,让他自己去经历点儿困难。
    这个游客说,我小儿子上小学一年级才送一个月,人家就自己去上学了,这都是做的比较好的啊。陪读也有逃避夫妻生活的嫌疑。对,陪读这个话题,咱以前聊的多了。陪读的往往都是家庭的问题,他以陪娃为借口,他其实掩盖自己的问题。行,咱们这边儿陪读的不多,很好啊,大部分都挺好的啊。
    阿霞说孩子住学校说宿舍条件不好,有人打呼噜,睡不好,想出来租房子,请指点。这个我不懂,我不懂,我觉得无妨吧。如果你家里条件好,他又愿意,他是不是恋爱了。他想出来租房,男孩儿还是女孩儿,这我不懂,我觉得无妨吧。不重要。儿子上了两天学回来,说不想上学,是你啊,我知道呀,那孩子就是你对他管的太多,你对他要求太高,悠悠如是。孩子不住校,要租房子,在学校附近我跑通勤。你这有问题啊,这个放飞梦想,你还上了幸福婚姻的课,我看你问题挺大的,名字也不靠谱,放飞梦想
    好,继续,我说的有点儿多了。结束了吗,分享完了吧?
    幸福小妞:确实现在感觉陪读期间对孩子的期望高。高考后我对高考成绩不满意,一年后我觉得心里还是一直就觉得不满意。因为觉得他上了个重点高中,最后只考了一个这样的大学,就觉得当时好像是心里可失望了。后来对自己的反省就是觉得实际上是对自己不满意,希望能够把孩子弄得看起来更优秀,显得我可能了,让人家看看我多会教育孩子。
    村长:分析得很好。
    幸福小妞:说到这一块儿上,我觉得关于孩子的学习,在关于对待儿子的态度上,我老公给了我很多支持。我一直就是容易情绪化,包括对他要求高。这也不是要求高,其实就是一个期望高,就是总期望他怎么样。
    村长:期望高就是要求高。
    幸福小妞:甚至现在我觉得好像这方面还有点儿,这是我需要去学习的地方。今天分享,我老公其实也在。
    村长:你老公在是吧?那请他也露个脸吧,给大家讲上几句呗。
    幸福小妞:好,来。
    村长:你家的装修不错呀。
    幸福小妞老公:村长好。
    村长:你好,咱应该见过,你是不是问过那个应该是企业什么100年,百年企业,是你吧?
    幸福小妞老公:对。
    村长:你俩是一对儿。看见你想起来了。
    幸福小妞老公:我们5月份在公司楼下住了12天,就在车上。
    村长:哦,对对,这个我想起来了,开了一个黑色的SUV,然后上面有一个顶篷,是吧?
    幸福小妞老公:嗯,侧顶帐篷。我们从西安走了之后又转了20多天,就一直在车上住。
    村长:哦,厉害啊。对,这个女同学我也见过,男同学我也知道,但是没分清,你俩就是一对儿啊。你说几句呗。
    幸福小妞老公:嗯,是这样,先更正一个事儿啊。就是她说那个女同学发信息,那是女同学先给我发的信息,然后我没看到,给她回了个信息,回的信息发她手机上去了。
    村长:哦。你同学给你发信息,你没看到,你给她解释我刚才陪老爷子喝酒。
    幸福小妞老公:对,回了个信息啊。
    村长:但是为什么会发到你媳妇儿手机上?你不知道,我想这应该是挑衅吧?
    幸福小妞老公:我们的苹果手机IP地址是一样的,有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它都是有点儿乱。
    村长:好吧。
    幸福小妞老公:我自己也搞不明白啊。总的来说我们从2017年到现在为止,我们这个家庭,包括健康,包括我们夫妻感情,包括我们的事业,可以说是用一个翻天覆地来表达,也可以说是拯救了我们这个家庭。2017年接触这个平台之前,我觉得我们这个婚姻已经走到头了,就是没办法进行下去了,在死撑着。接触平台之后,后来感觉就找自己原因呗。我是2017年7月上山学习。
    村长:有人在问,你当时说了什么刺激的话,让她有勇气跳车?
    幸福小妞老公:那个事儿是吧?那个事儿说实在话,原话是什么事儿我都记不清楚了,我就记得她跳车,反正哪句话不对。
    村长:那是在高速上吗?
    幸福小妞老公:高速上。
    村长:哎呀,真的是高速上,牛人啊。
    幸福小妞老公:大概快走到湛江那个地方。
    村长:你看这个同学米小虎说,有一次我爸给情人发信息发到我妈微信上,你看这都不是随随便便的,就跟你那个事儿是一回事儿。哪有那么巧的事儿?这里边儿都有必然的联系。
    好,十个光头九个富,是不是?应该是,我看他家里这个装修这个大立柜后边儿,这个应该是很不错的。
    幸福小妞老公:一般一般吧。
    村长:而且那个家具好像也是中式的吧,仿古的感觉。
    幸福小妞老公:嗯,也不是中式的,是现代的,自己喜欢的这个颜色,这是我自己设计的。
    村长:哦,自己设计的。好,有点儿味道,不错。
    幸福小妞老公:就喜欢这个东西。夫妻感情这不说了,刚才我爱人已经介绍很多了。我的膝关节2017年上山之前只能走2000步。2003年我都已经去北京北医三院,积水潭国内最好的医院都看了。所有的专家都说没法治不能走路,少走路不能爬山。
    村长:是脚踝还是膝盖?是哪里?
    幸福小妞老公:膝盖。
    村长:膝盖积水还是磨损,半月板?
    幸福小妞老公:积水,然后是髌骨磨损,半月板损伤,是这样的。以前上学的时侯运动量比较大。2017年7月3号那次上山,你当时不是给我们一次机会吗,让我们说一下自己身体的毛病。我就说了一下我的膝关节,你当时一句话点醒了我。你说我这乱七八糟的什么病你也不懂。但是我这属于性格的问题,我这个人太固执,太轴。
    村长:对。
    幸福小妞老公:你还给我打个比方,比如说你开车走到红绿灯下,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走了。这个时候你往右拐也行,往左拐也行,但是不能停在红绿灯下面。那就容易出问题,是吧?当时这些话对我触动特别特别大,我当时的状态就是那种状态,就是认死理。
    村长:对,我都忘了。
    幸福小妞老公:对,但是对我影响特别大。中国的这些名医没有给我看好,你的一句话给我看好了。
    村长:这个就是我们的文化。我们和医院的认识不一样,医院一般认为你膝盖有病,他都会找原因,说是你的运动什么不合理,跑步了或者登山了什么,包括你的体重啊什么,他都是从这方面儿找原因。我们认为膝盖有问题,往往跟人的思想有关,人的健康跟人的思想相互映射。你现在膝盖都好了吧?
    幸福小妞老公:我现在一天走天行健2万步,轻轻松松。
    村长:厉害,那就没问题了。
    幸福小妞老公:对,没问题了。
    村长:哪有什么损伤啊?哪有什么髌骨损伤,还有什么半月板损伤,然后他们说的那种都不可修复的、不可逆的,必须得要换一块儿,那多可怕。
    幸福小妞老公:所有的医生都让我不要走,少走路,不能爬山,不能爬楼梯。今年5月份儿从西安回来之后,我带着我老婆爬了一趟武当山。
    村长:武当山,是吧?
    幸福小妞老公:对。还有2017年之前我正处于事业、家庭的一个低潮。生意这一块儿就赔了很多钱。当时做的生意比较多嘛,啥都做。餐饮、白酒、服装,还有投资乱七八糟的。你当时讲的“九九归一”这一块儿,又让我有一种颠覆三观的感觉。我以前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嘛,啥都能做,但是实际上做了很累啊,很累,实际上也没有赚到钱,反而赔钱了。
    后来我听你讲“九九归一”这个思想,觉得这刚好是我需要的东西。我回来之后把这些东西咔咔咔一砍。我很坚决地砍,砍完之后,现在就留下我的一个服装生意,反而在2018年6月份开始,我们的生意就出现了反转。这几年虽然说就剩下一个生意了,但是收入比之前看起来很大的三四个生意还要挣钱。我们现在这个生活就也不像以前这么累了。
    村长:对,最重要是轻松的。
    幸福小妞老公:轻松了,每天早晚走天行健,白天有时间听听村长的直播回放,有更多的学习时间了。
    村长:说到这个生意,我跟你聊聊关于生意的话题。我最近在学定位,这十多年前我也学习定位了,最近就快手上老看到一个人叫顾均辉。有兴趣的话你可以去搜一下,这个人讲定位就是刚才讲的“九九归一”的力量,把这些生意都砍到去做一个。
    基于这一个生意,比如服装生意来说也是只做一个,比如只做男装,男装还分什么?上装、下装,或者只做上装或者只做下装,或者只做衬衣,或者只做一个单品。他最近的一个视频,我看到他跟白小t老板的互动,白小t也是这几年才做起来的。一个月能做1.8个亿,他就卖T恤,T恤而且只卖一个颜色,白色,也有其他颜色很少,80%都是白色,可能10%是灰色。
    这就是刚才说的那个概念一样,就是聚焦,就是细分市场,只做细分市场啊,挺有趣的。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我怎么样让我自己去做。我管的事儿也太多了,虽然在企业里边儿,我又抓安全,又抓教学,又抓管理,又讲课,怎么样把这些事儿放出去,让我自己干最擅长的事儿。这是一直我思考的问题,在这方面儿我做得不够好。
    幸福小妞老公:但是我砍掉其他生意也是从村长身上得到的灵感。当时就在山上,实际上我觉得村长这么厉害,十几年就坚持做辟谷这一件事儿。做得这么成功,如果说你要是再搞别的,搞房地产开发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可能你这个辟谷现在没有今天这个成就。
    村长:对。
    幸福小妞老公:当然这个要想说的话,这五、六年了,想说的可能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就是说其他的这个感谢的话村长这点儿不爱听,咱就不说了。
    村长:把这事儿说到这儿就行了。行,那今天咱们就先聊这么多,找机会你专门来分享吧。我觉得你分享讲的可能大家爱听,至少我个人爱听。很多人说这个男的是这么好的老公,有的人说有点儿像郭冬临。其实这个女同学也很可爱的啊,她做得很好,两个人都做得很好。但是女同学的表达可能不是这么有画面感。
    幸福小妞老公:对,其实她现在跟以前简直就是换个人一样,她只是说表达上容易表达不完整。
    村长:对。
    幸福小妞:我一直对这个说话,对自己觉得特别没有自信。现在我上来就是想挑战自己。
    村长:很好,没关系,慢慢来。今天就聊到这儿吧,谢谢你们。
    幸福小妞老公:好,谢谢。
    村长点评这是驻马店的一对夫妇,这两个人我都见过,但是我没有分清,两人在一起我才搞清楚他俩是一对儿。他们当时在终南山广场上开了个车,直接就在广场上住着,别人都是在农家乐住,这俩直接住在车里。
    都是40出头的样子,人看着很厚道,对,就是这样,就是郭冬临这个女的不仅是看着和谐,而且看着很善良,她印堂的位置,额头那个,你看那颗痣很重要的,人家把这叫观音痣。这种人往往是有佛缘,就是跟佛道有缘,而且内心善良。还准备要二胎呢。哦,好样的。
    女的不用表达太清楚,女的能说会道的不一定是好事儿,嘴笨一点儿,往往贤妻良母就是需要嘴笨一点儿。要特别能说会道,像米拉就特别能说会道,但是米拉在家里也是能折腾。这两口子都不虚,都是很实在的人。他俩和谐在哪啊,明显男的属于能说会道的,能力比较好。男的能力强,控制能力强,这个家庭就容易过好。

    莲香
    文字整理川X妙证、静馨
    文字校对瓶子、花谢花飞
    整理组长花谢花飞
    文字编审小霞子
    编审组长棒棒糖
    小玩童
    论坛发布:春暖花开87077



    图片1.png
  • TA的每日心情

    3 天前
  • 签到天数: 404 天

    [LV.9]辟谷大学II

    发表于 2023-10-4 20:25: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分享太精彩了,很有料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https://www.52bigu.com/thread-460693-1-1.html

    辟谷 | 西安大成耕读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2012-2015 www.52big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手机版|小黑屋|★免费辟谷★———大成耕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227768663将免费辟谷进行到底。。。

    陕ICP备2000811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