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辟谷★———大成耕读

 找回密码
 注册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679|回复: 0

1005:《我怕风、怕冷,老爱生气》辽宁鞍山-风与霞舞2024年6月6日分享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24-6-7 14:08
  • 签到天数: 371 天

    [LV.9]辟谷大学II

    发表于 2024-6-10 20: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下载“学辟谷”app,看辟谷故事更方便。

    分享者:风与霞舞
    姓名:刘风霞
    年龄:72岁
    职业:退休
    联系电话13998074894
    身份证号:21031919530707****
    居住地址:辽宁省鞍山市立山区


    简介全身怕、怕风摸着头发丝脑袋都疼脚趾尖、骨头节、脚脖子、膝盖、腰、手指头、颈椎都不敢打弯,一打弯就疼。她的脾胃也不好,大便不成型,鼻子不通气,头昏耳鸣。她的手掌、脚掌都长鹅掌风
    她看不上老公,老爱生气,三天一大吵,两天一撕巴2003年离婚了,2007年去庙里住了十二年。

    该文字根据视频内容整理,有细微偏差,敬请谅解。

    风与霞舞:你好,横刀

    横刀:你好。

    风与霞舞我是来自辽宁鞍山的,我叫刘霞,我的论坛名风与霞舞,这是我的身份证,我的电话是13998074894。
    kl .png
    横刀:

    风与霞舞今天我分享一下这些年的英雄事迹。

    我是2018年接触咱们这个文化的,一个朋友拉微信群里当时我也不明白,我就看精品日记有一个精品日记写的,学习辟谷营能去烦恼,能不生气,我看到这个非常感兴趣

    那时挺胖,一米六的个子,体重一百六十斤但是这个我不在乎,我就老爱生气,我自己也觉得受不了,就进来学

    2018年年末我辟谷一次,那时候听稀里糊涂的什么也不懂

    2019年,我又稀里糊涂辟谷两次,也没有多大效果。那时不像现在有这么多课程,后来咱们平台上快手了,当时我还没有新手机,也看不着。

    2020年春节,儿媳妇给新手机,就可以看快手了。从那开始我才好好学学习以后,不管在身体上,还是思想上,我有了很大的改变。

    先说说以前我身上的病,我全身怕、怕风,夏天我都不敢穿裙子,再怎么热,我也得穿衬裤。我的脚在床上得用棉垫盖上,三伏天上床也得盖上,从来不敢漏出来怕冷。
    摸着头发丝脑袋都疼脚趾尖、骨头节、脚脖子、膝盖、腰、手指头、颈椎都不敢打弯,一打弯就疼。走道是靠脚帮走,脚疼的不敢落地,走道的时候来回晃。

    横刀:我打断一下,今年多大年龄

    与霞舞:1953生的。

    横刀:71岁,是吧?

    风与霞舞:毛岁72岁

    横刀:你这种怕冷持续了多少年?或者说从什么时间开始三伏天盖被子的

    风与霞舞:我感觉八九岁的时候就怕冷。我姐妹四个,我小时候可听话了,还能干活有一秋天,豆子收割完了,我去地里捡豆,让雨给从那时开始就怕冷了。

    横刀:你八九岁的时候三伏天就得盖被子,就开始怕冷了?

    风与霞舞:那时候没盖被子,但是不敢坐凉的地方。

    横刀:我能明白大概意思了,可能形式上不一定是夏天盖被子,但是那时候心里记着就怕冷了,是吧?

    风与霞舞:是,上学的时候凉凳子都不敢坐。

    横刀:我明白了,就是半辈子或者一辈子一直是怕冷,一直有这个问题。
    你继续分享。

    风与霞舞:对,我曾经用艾蒿、盐、红花、花椒、姜这五种东西泡脚,2003年泡到2006冬天穿棉袄泡,得泡出汗,不泡出汗不好使,泡了整整三年,凉也没改善。中医看了,吃了十个月的中药,还有针灸、拔罐、按摩,全做了,这身上也没热乎。

    原先我的脚不敢落地,脚落地脚掌就疼,从去年学习了幸福婚姻课程之后,脚敢落地,走道也不歪了。

    三年,脚没改善,但是有一样好处,蚊子不咬我了。这两天又招蚊子了,可能艾蒿这个劲儿过去了。

    横刀:有没有可能是你三年天天五种东西泡脚,身上泡出蚊子也讨厌的味道来

    风与霞舞:可能是吧。

    横刀:关联不大,是不是这种可能性咱不探讨。

    但是说你让蚊子咬与不咬,跟你泡药没有多大关系,你泡药是为了治疗你的冷,对吧冷没有解决不能说泡完蚊子不咬,这属于自己找了个安慰也没白泡,蚊子不咬我了。

    风与霞舞:我记不清是2012年还是2013手掌、脚掌都长鹅掌风现在我这个手好了,但脚还有点儿,我自己分析,一会儿再说我这脚为什么没好。

    原来全身都是病,摸头发丝头都疼,脾胃也不好,大便不成型,鼻子老不通气,头昏耳鸣。眼睛不知道什么时间就红了一大块

    从三十来岁就开始感冒,一感冒就咳嗽,就这么热的天,别脱衣裳,脱一件衣裳,在外溜达一圈,回来就咳嗽,一咳嗽就吐痰,有时不咳嗽也有痰,得提个塑料袋,现在这些都好了。

    以前一感冒就吃保健我不爱上医院,不想上医院,医生检查不出我的病,一天迷迷糊糊就睡觉。想着去外面溜达溜达吧,不爱溜达。

    早上把衣泡上,想着一会儿吃完饭洗衣服,吃完饭就迷糊了,又寻思着下午洗吧,下午又迷糊了,衣服泡三天以后都有味了我才洗。

    我说我这是懒病,不干活哪也不疼,一干活哪都疼,就在炕上躺着好受。我现在这些毛病都没有了一年多没感冒了

    说说我的夫妻关系你也能猜到,我夫妻关系肯定不好,不会自爱,也不会爱别人。
    我下乡5年,1971年下乡,1976年返程,我老头是在我回乡后别人介绍的。介绍人和在一起上班,上门介绍,当时我是真不同意。

    我不同意,我爹不同意,他就坐在那不走,就在那跟我爹唠,天天去,撮合成拉倒了。
    我也没主意,我现在不恨我爹,我就恨我的介绍人我爹说我老实,怕我受气,这下好,这一辈子我没受气,也没得好

    我从结婚就活在地狱里,我没看好他我跟他处对象的时候,就他看过一回电影,电影演了,俩进去的,电影还没演完,俩就跑出来了。

    横刀:看的啥电影?

    风与霞舞:忘了,记不住了,反正我记得这个事。

    横刀:这就是典型的不爱,一辈子跟爱人看一场电影,只看了一场,肯定记得可清楚了,是吧?

    风与霞舞:是,那时候他追求我,对我也是不错的。但是结婚以后,也别说他,我这也有不对的地方。

    结婚的时候,在我妈家住,第一次和他生气,睡半夜他跑了我爹有病,怕我爹跟上火,我就在后面跟着。走了有二里地,他看我跟着,就又回来了

    回来之后,他不回家,他家是外地的,他跑身宿舍去住,我在身宿舍等到三点来钟,他不知怎么就出来了,跟我回家

    俩就是不沟通,他不跟我说话,我也不跟他说话,从来不唠嗑。跟他唠嗑费劲,你唠着嗑,他就反问,像小孩说话似的问,问我急眼了,我不跟唠了小孩都能听明白,听不明白我就来气,从那以后俩就不唠嗑。

    第一次打,怎么打的呢?他来我妈这儿住了九个月,我妈搬走了,我就在房子里是个小民房,我想:你在我妈家住九个月,你不得给我钱吗?当初和我妈住一起,我寻思钱不给我,你就攒着,我就没要。

    我妈27号搬走的,我是在53号生的儿子。期间,我跟他要钱,一分钱没有。我说钱哪去了?你一个月挣四十块钱,九个月还挣三百多块钱

    没有钱,我就来气了,俩就斗嘴,我就骂他,骂完俩就撕巴起来了,他我推倒,骑我身上打我嘴巴。我不瞒你说横刀这么大岁数,这个事跟任何人说过,我不敢说。

    如果搞个样的对象,叫人家打一顿,也值。你搞这个样的,不值得,不敢说,跟爹妈更不敢说,跟姐妹也没说过。我就活在了地狱里,俩就是三天五天不说话

    有一回光生气,不打两个月不说话。在一个被窝睡觉,两个月不说话,他也不碰我、我也不碰他。

    横刀:重点来了,在一个被窝两个月除了不说话,其的也不干吗?

    风与霞舞:不干我委屈,我自个儿坐墙那边我掉眼泪,我寻思你要是比我强,我可以上赶着跟你说话,我可以耍耍贱什么的你这小样不如我,你还连句话都不说。不道歉,咱得说一句话,那该说话得说话了

    正好两个月,跟我说话,还有一次四十多天不说话,我俩就那样。

    横刀:你们之前的状况,我觉得我们也都听明白了,你不喜欢他,然后凑和着过,过也不好,三天一大吵,两天一撕巴

    你就说现在吧。

    风与霞舞:2003年的时候,俩过不下去离婚了。离婚我也没离家,我就上外头当保姆去了。离婚以后,我可能掉进十八层地狱了我跟谁都不说话了,见人也不说话,见到熟人我就躲。

    我当了三年保姆,后来在一家当保姆,遇到一个老菩萨,她上过庙,她上庙干活不花钱。我一听这个挺好,不钱,我也不要钱,叫我住就行。离婚了,我没离家,我实在不愿在家待着。从那以后,正好有这个机会,我就庙上一直住到2019年。

    横刀:2003年到2019年?

    风与霞舞:2007年去,2019年回来的。

    横刀:你在庙里住了12年?

    风与霞舞:对。

    横刀:不对呀,你这么长时间在外面没出家吗?

    风与霞舞:我也是为儿子着想,儿子说你要不回来,我就饿死了。他这一说我就害怕,年底我就回家

    横刀:我个人好奇,你在庙里干啥呀?

    风与霞舞:我在那里做饭。

    横刀:赚香火钱还是做义工,还是合伙骗点钱,你赚钱不?

    风与霞舞:不要钱,在庙里就行。我就是逃避,逃出去了。

    横刀:那还好,和人家合伙骗香火钱干别的。

    风与霞舞:嗯,给点香火钱不全给给我返点,拿个二三百块钱买点儿供果我不全交,我还有儿子呢。我懒得干义工因为我干义工,就不给那些钱了

    横刀:嗯。

    风与霞舞:我还得管儿子。

    横刀:你是人在庙里,心在家中。

    风与霞舞:是,我就在庙里,我也没有和别人唠嗑。

    横刀:你那句话已经完全认得很清楚,就是你出去根本跟庙没有关系,跟菩萨、跟佛没有关系,就是逃避12年。

    风与霞舞:对,我就是逃避,我就是逃出去了。

    横刀:嗯,你再接着讲2019年回来。

    风与霞舞:嗯,2019年回来了

    2018年一个朋友介绍我进入咱们这个平台当时我还领几个师傅去参加辽阳谷友见面,那时候辽阳是轻如许

    2020年,咱们平台上快手了,我上快手看,免费辟谷不只是说去除烦恼我就更有信心了。

    我自己胆小,不敢一个人去,和一个佛友一起去参加谷友见面,我俩学得都挺好

    因为我想改变我自己,我不能老生气,再生气把我气死就完了,我要让自己开心,所以去年上终南山学习了幸福婚姻课程。

    学习幸福婚姻课程以后我真的改变很大,我明白了以前真是错了,错在我这一辈子来庙上忏悔,我都没哭过。在学幸福婚姻课程后,我认识到我自己错了,我真的是放声大。我在终南山学习幸福婚姻课程,我老伴在家里也改变了。

    今年三月份我去学辟谷指导师课程,我要彻底改变我的三观,我要改变不改变不行,我改变不了别人,我得改变我自己。

    横刀:你等一下,你是2019年回来,其实又回家了,跟老伴在一起,是离婚,还在一个家里,是这意思

    风与霞舞:对,我还是没离开这个家。

    横刀:2003年离婚,2007年去庙里住了十二年。

    你没有另外家,也没有别的地住,回来以后还回这个家,是这意思

    风与霞舞:对。

    横刀:反正也离婚了,你回来跟老伴儿在一个家里,关系肯定不好,我估计也没啥交流。

    风与霞舞:对,我俩就是没法沟通,谁不愿意跟老伴唠嗑呢?我也愿意跟他唠磕,一唠嗑他就老问你,给你反问,他这一反问我就来气,我答不上来,我就不跟他唠

    我就得改变我自己,我去外面走天行健,跟谷友唠嗑,每期谷友见面我都参加,每期辟谷营我也参加,我得给自己充电我不充电不行我要不充电,又犯病了

    横刀:嗯。

    风与霞舞:我老伴有些事他有点小气,我看不上干活儿他没有窍门,我看不上。我为什么得老去充电,不充电我就要犯病。

    现在讲讲我脚怎么没好。我跟他离婚了他给我儿子买房,这些年我也给儿子十来万了,我要买一套小房,我也能买。

    但是我寻思我也用不着买,他买我就住呗,他也不是不让我住,我就来这住。我在这住的话,说句心里话,有时候心里也不是那么踏实。

    我一来他就说:你爱来不来,不爱来你就走。我就完了,就傻了,我想的是为了让孩子有个完整的家,在这儿混吧。

    我举个例子:家里有垃圾桶,但他从不往桶里装,非得地下放个垃圾袋,49平米房子,厨房那么小的地方,非得放地下一个垃圾袋,有时候还放窗台一个,我就看不惯。

    他还天天地下摆着左一盆又一盆水,窗台上摆好几盆水,都下不去脚,放什么也没法放。有时候他整这,我是看不上,我老要生气,现在要改变我自己,我不生气
    人家做饭,你说你要我怎么感谢他,我不知道,我是感恩呢还是感谢。一天做点粥饭,一吃吃三四天我就说,我一说这下好了,做两个人的饭,他吃剩的,给我做新的,下顿他还吃剩的,这弄得我也不得劲儿。

    我不给他打扫剩饭,就做我一个人的面条,吃完我就走,不在家待着。

    横刀:说的这些是现在的状况,还是说你刚回来的状况

    风与霞舞:现在的状况

    横刀:现状就是他做饭,三四天吃剩饭,其实现在你们的关系并没有改善,是你觉得不生气了,你不想生气了,是这样吗?

    风与霞舞:改善了,比以前强多了。现在我俩说话不像人家那么热乎,以前他不说话我也不说话,他从来没有说从外面回来跟你叨咕叨咕,他从来不说,也不好好沟通。

    横刀:好,现在大家还能一起吃饭,也不怎么吵架了,就算改善很大了,是这个意思吧?

    风与霞舞:,我干啥他也不管我,我一个朋友在家种地,我就帮她种地,我愿意参加谷友见面就参加谷友见面,他也不吱声,随便我。

    其实我就是不知足,管他长得什么样,或者做啥事,他一个人不嫖不赌就行呗,我就是不知足看不着人家的优点,就看人家的缺点,盯着人家缺点不放。

    我得改变自己,看不惯也得看,要不怎么整,那我不改变自己不白学了吗?到时候我就得充电去。

    横刀:嗯,现在孩子挺好吧?

    风与霞舞:嗯,孩子挺好,孩子每个星期六都回家吃顿饭,我有时间做点面食,包饺子、包子蒸馒头、大饼等等

    那天我说你就会熬粥,别的不会他还来气了。有什么就这句话还算?那也生气,他那气不知道

    你别说个不字,说个不字就不好使,他不让你说,我也不敢说。说完一生气,十多天不搭理我,我也受不了。现在我也不吱声我也不生气了,我就想改变自己,我就不生气,爱怎怎地,我自个活好我自己就行了,我也不管他。

    横刀:这会儿不是我好奇,是人家谷友好奇地问:你回来在一起睡吗?睡一张床上吗?

    风与霞舞:没有。

    横刀:好,还有人问:你离家12他也没找女朋友吗?

    风与霞舞:没有,他不坏,他就是性格有点古怪。

    横刀:你有没有发现,你也有点古怪?

    风与霞舞:我也古怪?

    横刀:这个不开玩笑,就是说你有没有通过学习或者通过什么觉得自己很古怪?

    风与霞舞:我也有感觉。

    横刀:不要有感觉,就是说你觉得你也很古怪,你觉得你有什么方面的事情感觉怪?

    风与霞舞:自己没看出来,没找出来。

    横刀:那你的意思是你现在的学习就是要认命是吧?他有问题,我要学着不生气,而不是觉得我有问题所以就不停地充电,不停地去告诉自己我不生气,那个我得认,我得接受。你学的这个吧?

    风与霞舞:嗯。

    横刀:可以,那不管怎么说,至少你能把自己现在从身体到心情都好像改变了不少,你要说之前是地狱,现在至少走到门口,或者说是爬出来了,是这个感觉吗?

    风与霞舞:嗯,有这个感觉,我以前从来不打扮自己,我现在也知道打扮自己,化化妆,买裙子穿,买新衣服穿。

    我见到2016年和我一起吃保健品的一个人,2016年到现在都年了,她说我现在比那时候年轻四五岁那时候老得不像样。

    横刀:72岁,还真挺显年轻,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年轻是哪来的?为啥年轻?

    风与霞舞:通过学辟谷以后,我感觉心态改变了,我要活出我自己的样。以前像村长烂锅有烂锅盖,我这么优秀,我不承认。

    横刀:我觉得你现在也不承认,我觉得你现在也觉得你锅没问题。

    风与霞舞:你给我指出来,我也接受。

    横刀:不是接受我觉得大家也都能听出来,你其实是挺自爱的,或者说你挺自信的再说的稍微狠点儿,挺自以为是的。

    这个自以为是,咱也不好分别说哪个叫自以为是哪个叫自爱,但是你真的还是挺有力量的,我经常讲你自己挺强大的,这一点还是值得肯定的。

    你这种例子,我觉得我们平台直播间也不少,我们去充电,我们去学习,我们去改变自己的这个出发点,不是说我要怎么样,就是说我应该怎么样我现在做不到,但是我得学习,我得听,我尽量做到那样。

    你可能在这比较清晰,很多人是说我们不能靠充电,我们不能靠学习,然后去麻痹自己。

    你看你之前在庙里逃避十二年,你有没有感觉你来这里学习,你让自己去别生气,是不是另一种逃避?有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风与霞舞:嗯。

    横刀:而不是本质改变。我们不生气是这样的:一是说我不能生气,第二是说不值得生气,这是两个概念。

    你不能生气是什么?这个我很气,我学习了不能生气,这个一般人可能学习的都是说不能生气。第二是没有可生气的事,这个不用生气或者不值得生气,这是两回事。

    我们要学最后就是说不管发生了什么,不用生气,这也没有什么可气的。而不是说,我得学习,我再不学习我就气炸了,我不能生气。

    就是这样,这里它都不生气,但是它里的内容是不一样的。我们不能生气和我们不生气,表现形式是一样的,但内心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说你不停地需要别人给你劝导,你别生气看开了。其实你觉得这个不生气,你没有觉得人家做一顿饭,吃三四天,这个事是正常,你是觉得那不行,哪有那样的,我受不了。但是你又说我学习了,我得忍受,而不是说这个我得认可,是这样吧

    风与霞舞:对。

    横刀:你现在可以尝试着有些事情不需要逃避我们换个角度看问题,它就不值得生气,而且说它也不用生气,用这个思维去试着想一下而不是说麻痹自己,我要学,我要改变自己,我不能生气,我不应该生气,我要改变。

    改变了没有改变内心对这事情的看法,只是改变我要不生气,我要接受,这就是接受跟忍受之间的差别。

    你看接受跟忍受看上去好像是不闹腾,不争吵了。但是忍受呢,它其实是自己对于这件事还是不接受,还是不能承受,是这个概念吧?

    风与霞舞:对。

    横刀:没关系,我觉得你已经挺好了,至少你刚才讲的,你真的还挺年轻你自己有这种力量,说一千道一万自己舒服为上吧,能充着电让自己舒服。但是可以思考一下,如果觉得听不明白,那按你的方式也挺好。

    风与霞舞:好,谢谢横刀再见。

    讲师点评:挺好,人家还是挺厉害的,精神饱满去庙里待过,其实敢离婚的人、敢去庙里待的人、敢出家的人、敢折腾的人,都是有力量的人。我们不要轻易定义是好是坏,这种不对,不要这样定义。

    你们要从另一种方面感觉:能折腾的人,是有力量的人,即使早早把自己折腾死,我们要承认是一种力量,把自己折腾好也是一种力量。不管折腾死了,折腾好了,这种力量是我们要值得学习的,这个东西才叫根。而不是大家说你现在好不好,现在如何,我们要看到愿意折腾。

    虽然她现在所谓的学习,我觉得可能跟在庙里并没有太大区别,但事实是她的又一种变化我们有没有看到力量还是有一些作用的也就是说你没有力量,其它的都没意义,对不对?

    推 荐 人长空飞马
    文字整理:嫣然一笑花谢花飞
    文字校对:快乐晨旭
    整理组长:小霞子
    文字编审:瓶子
    编审组长:如心
    总 编 审微笑
    论坛发布:菩提树丽
    论坛组长:太阳花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https://www.52bigu.com/thread-460693-1-1.html

    辟谷 | 西安大成耕读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2012-2015 www.52big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手机版|小黑屋|★免费辟谷★———大成耕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227768663将免费辟谷进行到底。。。

    陕ICP备20008113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